FB影視 -  FBzip.Com

[淩辱情感] 淫在豪门

[复制链接]
[db:作者] 发表于 2020-10-15 18:00:1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郁霞秋此时穿一身系鲜紫色的晚礼服,晚礼服是真空的,丰腴白嫩的胴体若隐若现,挺着一对篮球般肥硕巨大的乳房。
  郁霞秋雪白如凝般的肌肤,微透着红晕,丰腴白嫩的胴体有着美妙的曲线。篮球般肥硕巨大的乳房高挺着,顶着一粒葡萄熟透般的乳头,见她娇艳美貌,遮着胸前的玉手无法完全掩住的篮球般肥硕巨大的乳房,肥胖宽厚的超级肥屁股,让人感到肉欲的诱惑。
  下面是平滑的小腹,在那既丰满又白嫩的大腿交界处,毛茸茸的乌黑屄毛丛生,三块微突的嫩肉,中间一条大肥屄,真是美妙无比,她的大肥屄外有着几根软柔柔的大肥屄毛,两片肥饱的屄唇已硬涨着,中间一条深深的大肥屄早已骚水泛滥,摸在手上是如此的温温烫烫,湿湿粘粘的
  只见她雪白的大腿中间,露出了一条鼓澎澎的大肥屄,大肥屄口一颗鲜艳红润的阴核,不停地随着她挖扣的动作颤跃着,两片肥美的大屄唇也不停地闭合着,阴沟附近长满了黑漆漆的大肥屄毛,被她泄出来的淫水弄得湿亮亮地,流满了她大腿根部和底下的床单。这具中年美妇丰满的肉体,肌肤雪里透红,比柚子还大的乳房随着她的呼吸颤抖着,丰肥的阴阜上生满了黑黑长长的大肥屄毛,像小馒头似地高凸饱涨,比她女儿郭玉琴还要动人心弦。
  郁霞秋下身看起来象什么都没穿一样,只有一根铅笔粗细的弹性半透明丁字裤横向紧束在郁霞秋隆起的小腹上,嵌进郁霞秋下腹部白皙丰满的肉里,丁字裤在郁霞秋肚脐下方系着一条同样粗细的纵向半透明丁字裤,向下兜住郁霞秋的下体和整个会阴部。
  郁霞秋终于叉开双腿,大家于是看到了郁霞秋几乎是全裸的下体:一小丛黑色的耻毛被窄窄的丁字裤分成左右两边,雪白的小腹、半透明的丁字裤和黑亮的耻毛组成色彩鲜明的图案,隆起的耻骨下方皮肤的颜色就深得多,丁字裤深深勒在郁霞秋那两片带着一圈浓密软毛的肥厚屄唇中间。
  郁霞秋半弯着腰,胸前垂着的一对沉甸甸的篮球般肥硕巨大的乳房不住的左右晃荡,刚开始还只有一点点动,但随着郁霞秋动作越来越快,她自己也心思荡漾起来,丁字裤紧紧勒在她的大肥屄里,摩擦着她敏感的阴蒂。
  那隆凸得像小山似的阴阜,都整个暴露无遗,连阴阜中的深沟都可看得一清二楚。尤其半透明三角裤,不止使乌黑的大肥屄毛隐约可见,这件粉红色的小三角裤实在也太小了,郁霞秋的阴部又特别隆凸丰满,屄毛又特别多,甚至已跑到内裤外部四周蔓草丛生了。那大肥屄鼓凸凸的,若把大鸡巴肏进去,不知有多舒服。
  郁霞秋慢慢撩起她身上的短衬裙,露出了她的三角裤,蜜汁又从她黑糊糊毛茸茸的大肥屄流了出来,她能感到它们把她的内裤淋的更湿了。
  三角裤中间凹下一条缝,将整个大肥屄的轮廓,很明显的展露在他的眼前,看着外婆下体那粉红色三角裤底端,因为紧绷而陷入一条清楚的细缝,文杰终于清楚的看见那道裂缝,他意外的发现上面是湿的,这一幕看得他血脉直往上冲,几乎想把脸贴上去。
  文杰凝视着外婆,一手慢慢的探向外婆的三角裤,先是用整个手掌,隔着那一层透明的薄纱轻抚着外婆的大肥屄,再慢慢的撑开松紧带,终于摸到了外婆那浓密的大肥屄毛,他爱怜的从屄毛往下轻轻的抚摸着。
  文杰轻轻的褪下外婆这件已经湿透窄小的粉红色丁字裤,他的心跳加速到极点,外婆的大肥屄整个呈现在他的面前,浓密的大肥屄毛从小腹一直往下延伸,下面一条裂缝已经湿润,两片屄唇微微的张开。
  文杰欲念如狂,猛的将头埋入郁霞秋的两腿之间,用力吸入郁霞秋的大肥屄发出的又骚又香的气味,然后拨开外婆浓密的大肥屄毛,把嘴压在湿淋淋的屄唇上,开始贪婪的吸吮着,并且把舌尖插入他郁霞秋的大肥屄翻搅。
  郁霞秋的内裤湿了起来,粉红色的内裤几乎快变成半透明,那块小布不堪包裹隆起而又饱满的大肥屄,在大肥屄上挤压出凹陷缝隙,可以清楚地看到郁霞秋那两片肥厚屄唇的轮廓,表现出无限诱惑。
  内裤中间已经湿透,紧紧的贴在大肥屄上,两片大屄唇十分丰满肥大,把内裤扯紧到分开两块,圆卜卜的,中间凹下一条缝,将那早以充血膨胀如馒头般大小的大肥屄的轮廓,火辣辣地印在她的裤底,清晰可见,大肥屄上端有如花蕾般的阴蒂在紧缩的衣料压迫下显得扭曲淫秽,两片大屄唇中间的细缝中还不断地流出淫水。
  这情景刺激得文杰全身血液沸腾,心脏噗噗地跳着,文杰不自主的瞪大了眼睛,嘴巴也微微的张了开来,下面的大鸡巴开始高耸了起来,双眼充血地直视着郁霞秋的三角裤,着迷似地露出迷惘的神情来,开始来回搓起那昂然直立的大鸡巴。
  全身的欲望已被激起的文杰,无法按捺住那股牛牛的欲火,文杰轻轻的抬起郁霞秋的臀部,将那仅剩的紫色内裤退到了小腿,郁霞秋感觉到自己的内裤正离开腰际,将肥胖宽厚的巨型屁股提起以帮助文杰那双手。
  脱去郁霞秋的内裤后,文杰将郁霞秋的大腿向两侧分开,面孔正对郁霞秋完全分开的大腿根部,低头仔细地看着郁霞秋黑糊糊毛茸茸的大肥屄。
  只见隆凸的耻丘上长了一搓黑色的倒三角阴毛,柔顺的阴毛不像照片里的那些东方中年女人一样长得脏兮兮地到处都是,郁霞秋的阴毛只长在阴阜上面,大屄唇的四周干干净净地一根毛也没有,所以看得特别清楚。
  最为奇特的是通常上了年纪的女人不管皮肤再白,那销魂的大骚屄总会比较深色,但是郁霞秋的大骚屄并不是黑漆似的色泽,而是两片和屁股一般雪白的细皮嫩肉凸凸地隆起,像水蜜桃一样白嫩红涨,肉鼓鼓的显得特别的凸出。
  肥厚大屄唇微微闭合着,中间一条细长的大肥屄清晰可见,缝夹住一颗粉红色的小肉粒,不知道的人光看这两片大屄唇,一定不相信她是一个已经六十岁的中年妇女。
  文杰看着这个黑糊糊毛茸茸的大肥屄,不单肥涨丰腴,而且长满黑糊糊浓密的屄毛,滑溜溜,清洁得就像精美的瓷器制品,即使是双腿向两侧分开,仍然双丘紧贴。
  肥屄唇深藏不露,虽然是成年人的大肥屄,却宛如小女孩似的,比处子的大肥屄更增淫靡之力,看起来更是性感诱惑,一切比文杰想象中还要美妙动人,可以说是文杰一生未见过的活宝贝。
  文杰心中那股兴奋劲自不待言了,色眯眯的眼神散发出欲火的光彩,饥渴地盯着郁霞秋最私密部位的秘肉直看,屄毛浓密涨卜卜,那屄缝夹得好紧,这种紧凑的形态,是完整而有韵味的仙桃。
  屁股硕大而圆润,两瓣臀肉间的沟子既紧又深,两片肥臀中间暗红色的屁眼轻轻抽动着,确实是天生尤物。
  文杰伸出双手来,捉住两片肥厚多肉的大屄唇,向两边撑开,随着两片大屄唇缓缓的翻开,露出大肥屄内红艳艳的世界。
  两片嫩嫩的肥屄唇从紧闭的玉缝中完全露了出来,肉花瓣并没有褶边,左右是相当的均称,向两边微伸,茸拉两旁,紧紧的贴在大屄唇上,虽然没有像少女时候那样的娇嫩粉红色,但是也没有像其他中年妇女所会有的黑色,颜色暗红鲜艳,是成熟的色泽,会引起欲望的媚肉皱皱红红活像鸡头上的鸡冠,从会阴一直延伸到耻骨下才合拢,由于充血硬硬地向外张开,就像一朵初开的兰花,形成喇叭口状。
  两片鲜红色的肥屄唇接合的地方有一片薄皮,卷成管状,一粒红红的、拇指般大的阴蒂肉芽从中间冒出头来,凸起在阴沟上面,模样就似一个小小的龟头,那粒大阴蒂已经充血勃起,非常艳丽,像一颗还没开放的蔷薇花蕾,吹弹可破。
  以前看过些色情小说,像这样生有这样突出大阴核的女人,是被描写成性欲旺盛、贪欢寻乐的淫荡女子的象征。
  文杰再把两片肉嘟嘟的肥屄唇分开,里面淫靡的世界便完全展现在文杰面前,文杰见到肥屄唇中有个粉红的大肥屄,鲜红色的阴壁肉布满了亮晶晶的液体,正闪闪发出淫水的光茫,一条短小的管状尿道藏在里面。
  尿道口对下便是引人入胜的大肥屄入口,几块浅红色的小皮把守着关口,层层迭迭湿濡地贴到一起,每一条肉褶都清楚的显现出来,可说是纤毫毕露,一些透明粘滑的淫水正向外渗出,在灯光下闪耀着光芒,教人想到大鸡巴插进去那种妙不可言的感觉。
  “外孙,别光记得你妈,来……帮外婆舔一下大肥屄。外婆的大肥屄痒的很呢,舔外婆的大肥屄。”
  郁霞秋虽然徐娘半老,但略显肥胖的肉体对文杰这处男来说更惹火,肥胖宽大的巨臀弹性十足,胯间的屄毛浓密卷曲,两片紫红肥嫩的屄唇掩住中间的肉缝。
  文杰将郁霞秋按在地上,扒开她的大腿,她那只黑糊糊毛茸茸的大肥屄全露了出来,象只肥美鲜嫩的大鲍鱼,往外流着粘滑的淫水。
  “外婆,你和妈的屄毛好浓啊,几乎连大肥屄都找不到了,好美的大肥屄啊。都操了这么多年还是这么肥嫩,挺经操的嘛。”
  郁霞秋媚笑道:
  “你这小坏蛋,……女人屄毛多才够骚嘛……等一下肏起来你就知道外婆没骗你了……来,拨开外婆的屄毛,给你看一下外婆的大肥屄。”
  文杰拨开郁霞秋黑糊糊的屄毛,低头含住她的大肥屄,舌头帖着那粒红润的阴蒂舔弄。
  郁霞秋这下可忍不住了,“啊”地娇喘一声,双手抱住文杰的头往她的胯间一按,肥胖娇躯一抖,大肥屄中一股淫液溢了出来。
  “太爽了……宝贝……含住外婆的大骚屄,舔啊,外婆的下面全湿了……好舒服啊。”
  郁霞秋淫荡地望着外孙。
  “妈,来,外孙今天一定让你尽情地骚个够,先试一下我的69式。”
  “啊……我的好外孙……好……好痒……外婆的大肥屄里面……好……好痒……我要……要大鸡巴操屄……啊……快……用力操你的外婆……用你的大鸡巴……像狗一样……狠狠地操她……把她的大肥屄操烂……快让她爽……好人……好……操我的大肥屄……啊……”
  文杰趴在郁霞秋丰满肥胖的身上,扒开她的大腿,张口含住郁霞秋的大肥屄吮吸。郁霞秋爽得全身一阵抽搐,美目半合,欲仙欲死。顾不上再细心欣赏了,一埋下头,就把舌尖往大肥屄上面猛舔。舌头和肥屄唇无阻碍接触的感觉真爽!
  文杰舔完左边又舔右边,直舔到嘴里发出“渍渍”连声,才含着那嫩皮往外拉扯,然后再张嘴让它弹回原处。每弹一下,郁霞秋的屁股就挺一挺,挺不了几下,肥屄唇已经硬得不能再弹了,勃硬得像花瓣一样向两旁张开。
  文杰转而又改在花心内舔,由会阴舔向阴蒂,再由阴蒂舔回会阴,渐渐就觉得肥屄唇相连处,有一颗硬硬的东西凸出来,用滑溜溜的小头与舌尖相磨揩,引诱着文杰把注意力全集中在它上面,不由自主地净在那里流连。
  文杰越舔,它就挺得越高,文杰索性将它含进嘴里吸啜,像品味着雪糕里的一粒小红豆,不吮清楚味道,便不舍得吞进肚里去。
  随着文杰的吮啜,大肥屄发出一阵阵抽搐,大肥屄里泄出的粘滑淫水,沾得文杰下巴湿透,稍微挪开一些,便与大肥屄之间拉出几条淫水形成的亮晶晶小丝。
  文杰用舌尖沾着淫水,涂满在整个大肥屄上,无论硬挺的屄唇、娇嫩的阴蒂,都被文杰的舌头将淫水带往上面,涂得湿滑一片,闪着水光。
  文杰把郁霞秋的双腿分开,同时把脸靠近胯下,舌头在外婆黑糊糊毛茸茸的大肥屄上用心舔,慢慢地肉缝上端的肉芽也忍不住微微蠕动,文杰发现后,就立刻含在嘴里用力吸吮着。
  “啊……唔……啊……哦……啊……对……用力抓……用力抓揉外婆的乳房……把外婆的乳房掐破……啊……肏外婆的淫屄……哦……你的手插的外婆好爽……在用力肏……啊..乖外孙……亲外孙……啊……用力肏……快……快……用你的手指肏外婆……淫荡的大肥屄……”
  膨胀的肉芽被文杰的舌头拨弄时,那种快感使郁霞秋感到更加兴奋,渐渐地在郁霞秋的肉缝里流出大量粘粘的蜜汁。
  文杰双手拨开浓密的屄毛吸舔着郁霞秋的屄唇,一只手指伸进郁霞秋的大肥屄,另一只手还不停地搓揉郁霞秋的肉芽。
  “肏……肏死你……肏死你……肏死你这个臭屄……淫妇……贱屄……肏死你这个贱女人……臭婊子……肏死你……肏死你……喔”
  郁霞秋只觉得身体电流乱窜,下体无比舒服,嘴巴不自主开始呻吟:
  “啊……文杰……外婆好舒服哦……喔……嗯……好外孙……快……外婆……快受不了了……啊……用你的大鸡巴狠狠的大鸡巴老娘的大肥屄……啊……爽啊……大鸡巴老公……”
  郁霞秋双手抓住外孙的头,不停地把外孙的头向自己的下体压,郁霞秋肥胖滚圆的大屁股也不停地扭转,好让外孙更深入。
  “喔……好外孙……你舔得外婆好舒服……外婆还要……快……快舔外婆的大肥屄……哦……舔……再舔……好美……好舒服喔……哦……喔……喔……哦……这样……对……妈会爽死……哦……外婆要死了……好外孙……妈……不行了……”
  于是先伏下头去,一口含着她那绯红色的乳头舐吮吸咬起来,一手抚摸揉搓着另一颗乳房,一手抚摸着她那肥胖宽厚的超级肥屁股,再又抚到那多毛肥隆的肉缝中,一阵的拨弄,湿淋淋的淫水粘满了一手。
  “喔!我……我受不了啦……外婆的大肥屄里面痒死了……”
  郁霞秋被他拨弄得娇喘吁吁,一双玉腿在扭曲的伸缩着,媚眼如丝的半开半闭,两片湿润火烫的樱唇,充分地显露出性的冲动,欲的需要,情不自禁伸出一只玉手去抚摸他的阳具。
  “哇!你的大鸡巴好长好大呀!”
  她的玉手一握住大阳具,则感到他的阳具是又粗又长,又硬又烫,再一抚摸那个龟头,“哇!我的妈呀!”好大的一个龟头,棱沟又宽又厚,就像是个大草菇一样,芳心暗想,若是插入在自己的大肥屄里面,被那又宽又厚的龟头棱沟一磨擦,那种滋味才美死人呢!表妹还真没有骗我。文杰的阳具既粗又长,怕不有八寸左右长吧!好像天降神兵的一样,锐不可挡!
  文杰在挑弄了一阵之后,伏下头去用嘴含吮她那两片多毛肥突的大屄唇和肥屄唇,舌尖舐吮吸咬着那粒粉红的大阴蒂,不时用舌尖伸入大肥屄去舐吮挑弄着。
  “哎唷!文杰!小乖乖……妳舔得我……酸痒死了……哦……哦哦……求求你……别再咬……咬那粒……那粒阴核了吧……外婆……浑身被你咬……咬……弄……弄得难受死了……啊……别再……再捉弄……我了……哎呀……不好……我要出来了。”
  郁霞秋语不成声的哼叫着,一股滑腻腻的淫液,狂流而出。文杰则大口大口的吞食下肚,这是女人体内的精华而最富营养的补品,能壮阳补肾,令人食之不厌。
  “啊!小宝贝!亲弟弟……你真要整死我了,我泄了……”
  文杰把她那桃源春洞的骚水舐食干净后,翻身上马,把她的两条浑圆粉腿分开放在自己的肩上,在她那个肥胖宽厚的超级肥屁股下面垫了一个枕头!使她那饱满丰肥多毛的阴阜,更显得高突上挺,肥厚生毛的两片紫红色的大屄唇中间,夹着那红红的桃源春洞,溪水潺潺流出,他用手握着自己粗长的大阳具,先用大龟头在洞口擦弄着,只见她被擦弄得肥胖宽厚的超级肥屁股不停的往上挺凑。
  文杰把手指抽了出来,翻身跨在她的胴体上!把条硬翘的大鸡巴对正在她的樱唇上,自己的嘴则对准在她的大肥屄上,分开她那两条浑圆的粉腿,仔细的饱览她三角地带的风光,只见她那浓密乌黑的屄毛,长满小腹和肥突的阴阜上,连那个桃源春洞都被盖得祗能看见一条长长的肉缝,两片大屄唇紫红肥厚而多毛。
  他用手拨开浓密的屄毛再撑开那两片肥厚的大屄唇,发现两片绯红色的肥屄唇,顶上面绯红色的阴核正微微的颤抖着,忙将那粒比花生米一般大小的阴核含住,用双唇吮、用舌头舔、用牙齿咬,不时再将舌尖伸入她的大肥屄里面,舔刮她的阴壁上那绯红色的嫩肉。
  郁霞秋被他舐吮吸咬得全身酥麻酸痒,淫声浪语的哼道:“啊!啊!亲外孙……我要死了……喔……你舐得我……痒死了……咬得我酸死了……啊……我又要泄……泄身了……”
  一股热烫的淫液好似缺堤的河水,一泄而出。凯琳娜连忙拿个银碗接住了郁霞秋的淫水,郁霞秋强忍着大肥屄内的骚痒,不多时下面的碗内也装满了淫水。
  原来郁霞秋的淫水是香而带点甜味,常听人言女人的淫水最富营养,其中含有维他命,常吃能使男人增强体力,延年益寿,以后一定要多吃它一些,以资补养。于是他继续不停的舐吮吸咬。把郁霞秋舐弄得淫水流了一阵又一阵。而文杰则吞了一次又一次,只弄得郁霞秋不断的叫生叫死呻吟着:
  “哎呀!亲外孙……你真……真要了外婆的……命啦……求求你……别再舐了……别再咬了……我受不了啦……哦……哦……泄死我了……小宝贝……乖宝贝……听外婆的话……饶了我吧……噢……小心肝……你舐得我难受死了……外婆……不……不行了……”
  凯琳娜端着一碗粘滑香浓的淫水,放到山田美娟旁边,然后用筷子夹起一片极品鲜鲍片,就着郁霞秋的香浓的淫水一沾,再往山田美香子丰润滑腻的屁眼里一插,沾了些调料,往文杰嘴里送。
  文杰吃的直赞叹:“想不到外婆的淫水鲍鱼确实好吃,以后我要天天吃你的鲍鱼。”
  郁霞秋笑道:“好啊,那外婆可要天天吃你的大肉鞭哦,而且还要用我的大肥屄吃啊。”


幸福三人行
带妻去KTV的后果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