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影視 -  FBzip.Com

[淩辱情感] 清纯的我被操成淫娃荡妇

[复制链接]
[db:作者] 发表于 2020-10-15 18:00:3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color=]清纯的我被操成淫娃荡妇

      我与男友已经长跑6年,早已论及婚嫁,我们的生活是幸福美满,人人称羡。
  男友是个单纯的男性,每天早出晚归,公司家里,两点一线,从不应酬。
  也因为这样今天接到他的电话,说是他的同事要来我们家,因为男友从不应
酬,
  所以要来我们家喝一杯,要我准备一番,当然酒是一定不能缺的。
  可是我记得男友不胜酒力,喝没几杯就会倒……
  我准备好时,时间也差不多了,一会儿,果然人未到声先到。
  「婕澄,我回来啦!」
  我一听是男友的声音,连忙去帮他开门,邀请他们进来。
  晚上我们吃吃喝喝,讲讲一些以前的糗事,好不开心。
  大约快10点的时候,男友果不其然的醉倒了,
  男友的同事很是热心,帮我把男友抬上沙发,然后继续要与我喝。
  「嘿!小澄,我们继续吧,你那男友太没用了,才刚开喝他就醉了,你必须
代替他喝」
  「我……?还是不要吧……我酒量也不好」我苦笑着
  「说真的,我一直想不透为什么你男友都不应酬现在我总算明白了,原来他
金屋藏娇阿……」
  这话说的我有点尴尬,不知如何回答他,他却自顾自的说了起来,我猜他应
该有点醉了……
  「小澄阿~如果我有像你这么漂亮的女友,我也不会去应酬啊,嗝~」他一
边说还一边倒酒,看着越来越多的空酒瓶……
  他也太会喝了吧……
  「是啊是啊……」我无奈的应付着著酒鬼,看他什么时候倒下。
  「嗝,小敏,你回来找我了吗,嗝」他忽然站起来摇摇晃晃的朝我走来。
  小敏是他前女友,刚刚聊天时他有提到。
  「喂,你清醒点啊,我不是小敏」
  「小敏,别跑阿……嗝」
  他越走越近,我有点头皮发麻,如果被抓到他不知会干出什么事来,
  现在也男友也醉死了,不能期待他,只能靠自己了……
  我连忙冲去厨房,想倒一杯水泼醒他,没想到他速度这么快,水才装到一半,
他整人从背后贴了上来,
  吓出我一身冷汗。
  「呀~你……」我正要开口,他却抓住我拿着杯子的右手,往他嘴里送。
  「小敏,你装的水特别好喝……嗝~呵呵,再来一杯」这家伙是怎样?喝上
瘾了是吧?
  「哼……」我瞪了他一眼,继续帮他装水
  「小敏,我好想你,啾~」
  「你……你……你这个浑蛋」他居然趁我装水时,亲了我的脸颊……
  此时我才发现,他的左手不知什么时候搂住我的腰,我反应过来,连忙挣扎,
可是这姿势我实在难以使力,
  他7-80的体重几乎整个靠在我背上,更别说女人力气本来就比较小。
  「陈先生,我不是小敏,请你看清楚」
  我转过头,想让他看清我的脸,就在我们对视时
  他把抓住我的右手给他的左手抓住,我也没注意这细节,只顾着跟他大眼瞪
小眼。
  「嗝~~」他用多出来的右手抵住我的后脑勺后,就亲了过来,我全身被制
住毫无抵抗办法,只能被迫跟他接吻。
  「陈……呜~呜~呜」我没舌吻的经验,不知道他舌头居然会伸到我嘴里对
着我的舌头胡乱纠缠,
  不断对着我的舌尖挑逗着,弄得我有点招架不住,双腿也开始发软。
  此时我膝盖微曲,抵着流理台,腰肢整个靠在流理台上面,上半身向前顷着,
  而陈先生则压在我身上,左手把我整个圈住。
  舌吻还在持续,酒气不断从陈先生口中传来我逐渐被醺的迷糊,不自觉的回
应起他的亲吻,
  他的右手则顺势的伸进我的衣服对胸部揉捏了起来
  因为我没办法抵抗,所以他也就更加放肆了起来不断对着我的乳头玩弄,他
的兄弟也不甘寂寞,
  早已把裤子高高撑起,死死抵着我的臀缝,做出抽插的动作。我被他三管齐
下的攻势弄的轻颤连连,
  注意力不知道该放哪里。
  「呼~呼~呼……陈先生,我不是小敏呀,快住手啊……」
  舌吻停下时,我马上提醒陈先生,而我也不能在沉沦下去,我有论及婚嫁的
男友了。
  「不,你就是小敏」他目光发亮的盯住我
  我忽然明白了,他居然装醉!
  「你居然装醉,你怎么可以这样,还性骚扰我,你浑蛋」
  「呜~~」
  他不回答我的质问再次亲吻了上来,手拉下拉炼,把他早就硬到不行的阴茎
掏了出来,
  对着我的小穴磨蹭了起来,因为我只穿短裙跟小丁,所以我的小穴离他的阴
茎只有一布之隔。
  「嘿嘿,跟你男友的比我的怎么样?」
  「嗯~~别这样,我男友醒了可怎么办?」我被他挑逗的心慌意乱,快要把
持不住,胸口不断扑通的跳着
  想到他随时都可能插进来,我的小穴就越发湿润,渐渐沾湿内裤。
  「放心吧,小敏,他醉死了,醒不来的,就一次,好吗?而且你也很想要不
是吗?小穴都湿成这个样子」
  「我……这个……而且我不是小敏……」
  随着时间,胯下的摩擦还有那滚烫的温度再加上从他嘴里传来的酒气更是醺
的我生出想要就让他干一次的念头……
  反正就一次,应该……不会怎么样吧?何况阿绅的也没这么粗长……
  「真的不要吗?这样如何?」啊啊啊~~他居然用龟头连着内裤一起插了进
来,
  虽然只有龟头可是真的好大……小穴口第一次被这么硬撑开,淫水更是不知
节制的淌出,沿着他的巨屌流下……
  「啊~~我……我不知道……啊啊啊~~」只是龟头的抽插我就舒服到不行,
我庆幸的还好有着内裤的抵挡,
  不然……「啊啊啊啊~~太深了~~别在进来了~~昂哦哦~~」
  就在我庆幸中,却忘记了内裤只是小丁字裤,他龟头一偏就轻易的插入我那
湿滑的小穴,连根没入,
  龟头死死亲吻到了花心,这长度简直犯规……那是连阿绅也没到过的地方……
  我被这一插,差点就直接高潮了,强烈的快感刺激的我刚才还无力的双腿垫
起脚尖伸的笔直,双手撑着流理台,
  彷佛这样就能减少快感似的,可是我跟他的身高差可不是垫起脚尖就可以弥
补的……
  「你不拒绝我就当你默认了」
  他看出我正在高潮的边缘,于是也不快速的抽插让我高潮,而是用像是打桩
般的抽插,
  每次都把那根抽出到穴口后一副要插不插的样子轻轻戳刺着穴口,惹的我淫
水直流,
  双腿发软腰只能抵着流里台时,他就又快又狠的大力顶撞了进来,啪的一声
撞的我臀波一荡,
  只能再次垫起脚尖发颤,却又没有高潮,之后他又退到穴口,龟头一副蓄势
待发的,
  我被这招搞的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嘴里发出的尽是勾人的淫叫,那里还能
回答他的问题。
  「啊~~等等~~啊啊啊~~哦~~别这样撞~~不要啊啊啊~~又撞进来
了~~别这样挑逗……等……啊~~」
  他多次后的抽插顶撞后,忽然问了我一句「原来你这么喜欢这招啊?那我要
撞了哦!!」
  在他不断挑逗着穴口时听到他说要深插,我忍不住就绷直双腿挺起臀部准备
迎接他的插入,
  结果他只插到一半就退了出去……
  「咦……?」我正失落的准备转头看他时,他一个猛力挺腰,
  「昂啊啊啊~~」哦~~这次……好深……我才刚放松的双腿跟小穴再次被
狠狠顶撞了上去,
  这次直接被顶到高潮「慢一点~~我要去了~~啊啊啊~~去了~~去了~
~啊啊啊啊~~」
  在我还没反应过来时他对着我高潮的小穴狂干了起来,爽的我一榻糊涂双手
紧紧抓住流里台,
  仰着头欢愉的淫叫,夹紧双腿享受起这性交的美妙……
  「小澄,爽吗」花心次次被他硬顶上来,我爽的说不出话来只能吟哦直叫,
虽然我摇晃着头表示没有,
  可是身体却擅自迎合起身后那根孽柱右小腿也不自觉的朝后举起,像是投降
一般,称赞身后的威猛……
  「我也要射了!!」我正被插的自顾不暇,那里知道他说了什么,继续忘我
的迎合他的节奏
  「啊啊啊~~好爽啊~~怎么可以这么舒服……哦哦哦~~那里……啊啊~
~要坏掉了啊啊~~」
  他真的好会插,每次都插到我最敏感又脆弱的点,把我插的直直发春,淫秽
的液体不断随着他肉棒的拉出而滴下……
  阿绅对不起,可是真的好舒服哦~~原谅我这一次……啊啊啊~~又要高潮
了……
  「走吧,去你男友面前高潮吧」
  就在我即将高潮是他忽然抱住我的双腿,让我两脚开开的样子走到醉死的男
友面前干了起来
  「不要,你别这样,在厨房就好了,求你了,别让我在阿绅面前高潮……」
我乞求着
  他不顾我的求饶,走到阿绅的前面对着我快高潮的小穴猛干了起来
  「啊啊~~要去了~~对不起……啊啊啊啊~~阿绅对不起……」我仰起头
媚叫着,
  小穴的强烈的快感让我忍不住那股陌生的酸意,迳自喷了出来……
  「哈哈,喷水了吧,还喷的阿绅满脸,在男友面前爽成这样,你可真是淫荡
阿」
  「不~~」我看着阿绅被我喷湿的醉脸,眼眶一热,泪水就流了出来,我好
对不起阿绅……
  可是我真的被干的欲罢不能啊~~好想一直被干……
  「而且你是不是忘记什么了?我要内射你~~在阿绅的面前让你怀孕,哈哈」
  「等等……别……啊啊啊~~不要……好烫~~又好多……呀~~出来了…
…啊啊啊啊~~不可以~~」
  花心突然被灌入大量的滚烫液体,爽的我浑身再次哆嗦,脑袋也瞬间空白,
只剩本能的淫叫……
  「嘿嘿,下一次干你就是你结婚时,我会把阿绅灌醉,然后……嘿嘿」
  他看着我瘫软又满足的神情,在我耳边说了一句便长扬而去
  我忽然发觉我想不起来与阿绅的性爱是如何……满脑子都是我被陈先生干的
欲仙欲死的自己……
  不自觉的舔了下嘴唇暗自期待起那一天的到来……
  End****说好的短篇时间有些拖到了,是因为把H的章节全修改了一遍……
  另一篇还需要时间,下次更新就是直接全文了,所以时间可能不能保证什么
  ~~那篇结束后就再次休息啦~~
  对了,有什么建议或者什么都欢迎提出来,我会虚心接受的
  谢谢大家
  十月,是个秋高气爽的日子。
  「小澄,明天终于要结婚了,我们交往这么久,终于……」
  「是啊,这一路走来我们都好辛苦,经过多少风雨……」
  「傻瓜……
  想到以前所经历的困难,我们总是不离不弃,
  到了现在,我忍不住泪水,任由阿伸抱着我。
  我看向阿伸的脸庞,这个将与我走到最后的男人
  我流着泪笑了,这就是幸福。
  经过【那一次】彷佛已经过了好久了。
  这期间我都没敢让阿伸碰过我……因为这会让我想起那个恶魔
  我必须趁这段时间把这件事忘记才行。
  阿伸也是问我为什么突然不能做,以前不是都可以的吗?
  我当然找一堆理由塘塞掉了,最后实在受不了,
  只好告诉阿伸想婚后再做。
  好在阿伸是个温柔的人,也愿意配合我婚后在做
  我真的是很庆幸呢……
  只是……偶尔……偶尔还是会会梦到,那天被一个男人……
  我们的婚礼是在教堂举行,这也是我所梦想的婚礼,
  我穿着漂亮的白色婚纱,手拿着捧花,与阿伸走在红色地毯上,
  白色的教堂里有些阳光落下,把婚纱染的有些神圣。
  座椅上满是亲友的祝福笑容,牧师祈祷的话语,我与阿伸对视一眼,
  这一刻像是童话一样,美的不想醒来。
  「小澄,我真的好幸运,可以娶到你这么漂亮又贤慧的老婆,我爱你。」
  我被阿伸逗笑了
  「我们都交往多久了,已经算老夫老妻了还贫嘴。」
  「好,那我不贫嘴,我以行动来证明我爱你。」
  听到这句我慌了一下,可是这是我答应阿伸的不能在拒绝了……
  「可以……吧?」
  阿伸像是察觉到了我的慌张,语气不确定的问了一句,气氛有些尴尬……
  「当……当然,这是我答应你的。」
  我已经不想再让阿伸失望,我也自信那一次荒唐我已经克服。
  久违的性爱让阿伸像是第一次一般,各种前戏不熟练
  我知道这段时间都是让他拿我的贴身衣裤手淫,真是难为他了~
  「阿伸,吻我」
  「嗯嗯,小澄,你的嘴巴好香喔」
  「哈哈,那有没有帮你咬的鸡鸡味?」
  「呕,小澄,你这是活腻了!」
  阿伸一把拉开我的双腿把他那根凶器抵在我的小穴上
  「阿伸,我刚刚是开玩笑的……」
  「嘿,来不及了!」
  「啊……等等……」
  阿伸一个强势插入,我不小心叫了出来,不知道是不是太久没做
  感觉阿伸的变好粗壮,整个里面都塞满了……
  阿伸不给我适应的时间一下子就快速的抽插起来
  「等什么?」
  「你的太大了……我先……啊—……适应一下啦……啊啊~先……等等……」
  「可是小澄你看起来很爽啊,叫的那么酥麻……」
  「不是的……啊啊~啊~啊伸……」我怎么知道太久没做我会这么敏感
  「好啦,我快射了,你在忍忍」」
  「我说~啊~啊……阿伸……你这个……白痴……哦嗯~别~这样……硬干
~啊啊~~
  先听我……说话……啊啊啊~不行~~」
  已经快射的阿伸已经听不到我讲什么……只想赶紧射出来
  「啊啊啊~~好烫……」
  我眼角挂着泪,被强硬的内射高潮……
  那一次也是这样,拜托了……我不想想起来啊……
  「小澄……你为什么……?」
  回过神的阿伸发现我哭了
  「为什么不听我说话……」
  「我……」
  「你这样硬来让我感觉很像是被强暴……心里很不舒服」
  我知道我这样说阿伸会很自责,
  可是那一次的恶梦与背叛,
  我很怕所以我把怒气发泄在阿伸身上
  「那我……我睡客厅……」
  我故意不说话不看阿伸,听着关上门的声音……阿伸……对不起,我也不想
这样……
  新婚第一天就被我搞砸……可是我好难受……
  这件事可以跟你坦白吗?那时你还会爱我吗……?
  我胡思乱想迷迷糊糊的睡着了。
  「小澄,起床了,太阳晒屁股了」
  「呜~我还好困……」
  「我早餐买好了,赶紧起来吃,你这小懒猫」
  「嗯……阿伸对不起,我睡过头了」
  「没关系,昨天是我不好,太久没跟小澄做,一时太兴奋……」
  「我……」
  阿伸摸摸我的头亲了我一下不给我说话的机会
  「好啦,小澄不用自责,我知道你要说什么,我先上班,你慢慢吃」
  我看着阿伸笑着出门……明明错的是我……
  「捷澄,你可以的,新家还要打扫一番!加油!」
  吃完早餐我拍拍脸,自我鼓励一番
  一阵忙碌,流了一身汗
  「呼~终于打扫完了,累死了!」
  我躺在地板上吹着电风扇……
  「叮咚~」
  「哎呦,不好,差点睡着……来了!」
  我喵了一眼时间,才1点多,赶紧起身去应门
  「哪里找呀~」
  「快递,有XX伸的包裹,请签收」
  原来是快递啊,用猫眼看一下是个带着帽子的男人,脸被帽簷遮住了
  「好的~」
  开门的瞬间阳光瞬间进入眼帘,
  由于男人背着光我根本看不清楚。
  刚刚昏昏沉沉的忘记现在穿的很少,现在才想起来……
  我开始有些紧张赶紧签收包裹,
  「等等,别推呀~」
  我才签完第一个字那个人就推着包裹朝我挤了过来……
  「哢嚓」那是门关上的声音
  「「你……」」
  「小姐,外面太阳很大可以给一瓶水吗?」
  我感觉这个人好危险,虽然他跟我要一瓶水
  却是用强硬的语气……我不知怎么办只能慌在原地……
  「还不去?」
  「哦哦,好,请你在这里稍等」
  他突兀的出声,打断我所有的想法
  身体自己行动了起来,当我回神我已经站在冰箱面前……
  「「我怎么会……我应该拒绝的才对……」」我懊恼不已
  「拒绝什么?」
  「呀~~你……你……」
  「好久不见,小澄」
  他把帽子缓缓拿起……
  「为……为什么?」是那个恶魔!
  「嗯?」他拿起掉在旁边的矿泉水喝了起来
  「为什么……为什么你会知道我家?」
  「我在送货啊!」
  「货我收到了,水你也喝了可以走了吧?」我现在很怕
  「我水是喝了,可是你不看看包裹里面吗?」
  「你倒底在打什么主意?」
  「你先看看再说」
  这恶魔跟阿伸不一样,整个就是很强势,根本不回答我的问题
  「哼~我打开看看你就要走,懂吗?」
  他也不说话,就淡淡的看着我
  撕啦~
  打开后,我皱起眉头包裹里是酒……?
  「酒?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哈哈,小澄你还是一样呆萌,
  水已经喝了,这里是厨房然后还有酒……你说呢?
  「……不……不要……!」我想起了那一天也是在厨房……
  他拿起一瓶酒大含了一口,抓着我的下巴,就朝我吻来
  我对酒根本没有抵抗力,他也知道这点所以故意这么做……
  「嗯~嗯~」我摇着头紧闭双唇抵抗
  「啊~不……」他看我死命抵抗,狠狠朝我胸口捏了一把……
  完了……才喝一口酒我就全身无力了,头也晕晕的。
  「小澄,好久不见你又更漂亮了,
  上次的你还有点青涩,现在整个是等待采撷了……」
  「闭嘴」这个人嘴巴讲出来的都没几句正经的
  「刚刚碰你的胸部,感觉更大了呢」
  「我没……呜呜~」
  他看准我开口时吻了过来,还将那恶心的舌头伸到我嘴里
  缠住我的舌头纠缠不放,一双手也在我身上胡作非为……
  「呜呜~呜呜~」
  我被侵犯的有些急了,使劲的用剩余的力气推他
  但是刚刚的酒让已经我没什么力气……
  身上敏感点不断被抚弄,啊~我感觉越来越燥热,
  腿间不知何时有了湿液。
  难道这次我又要犯错了吗……?阿伸我该怎么办?
  「知道为什么我不把你灌醉吗?因为玩弄反抗不了的你更有成就感啊!」
  「呼~呼~我才不想知道……」我摇摇头,从长吻缓解过来
  「你确定还要这种态度跟我说话吗?也许等下我开心就饶了你?嗯?」
  他明明就不可能放过我,还讲这种欺负人的话……
  「不过小澄你的味道还是一样棒,你的口水吃也吃不腻」
  「阿伸到底踩到什么狗屎运,
  居然能娶到你这种脸蛋清纯漂亮,身材又火爆的女人,个性也好的没话说
  最重要的是你太敏感,干起来特别爽,叫床也特别淫荡,呵呵」
  我被他说的一脸火辣辣的,什么叫床特别淫荡……
  那是身体自己的本能反应好吧
  「小澄,站起来,转过去」
  「我不……呀~」
  他暴力的把我拉起来推向流理台,我还没来的及转身他就贴了上来
  我记得上次也是这样……
  「呵呵,小澄也穿真理裤,真是有够色情」
  我不知道他是怎么回事,我不管做任何事在他眼里都是淫荡色情
  「这是流行……」我已经有点放弃与他争论了
  现在的境地对我来说越来越危险
  「感觉到了你屁屁后的大棒棒了吗?」
  「别这样蹭……」
  我虽然没敢看向他那根性器,从他的故意顶撞
  却也能感受到那根的巨大与火热……都不是阿伸能比的
  那长度与硬度……还有那一次的深刻体验……
  而且他还没脱下内裤……要是解放那是多么雄伟……?
  想到这我腿间又不自禁渗出一股汁蜜……
  腿软而跌坐在地板上。
  当我转头,他刚好把内裤脱下,
  那根巨棒当场在我眼前弹射而出,晃动了几下,
  居高临下直挺挺的矗立在我眼前。
  顿时我的注意力全被吸引,眼间只有巨棒的存在
  「这也太……太……夸张了吧!」
  我捂着嘴下意识的脱口而出,这长度感觉要比我的脸大了……
  「是不是很强壮?」
  「而且,好……好挺……」我看因为反光而显得的更巨大龟头说出了内心的
想法。
  在往上看是他那得意的笑脸,我才恍然刚刚说了什么
  「我不是……」」我羞这脸小声的反驳
  「如果你能半小时内把我含出来我考虑不侵犯你」
  「现在一点半,两点之前含出来就行」
  「我……」听到他的条件,我有点踌躇不前,口交我也不是很厉害
  而且他的这么大,好像含不太进去呢?
  「时间可不等人喔,你确定不行动吗?」
  听到他挑衅的话语,再想到阿伸总是被我伺候不了多久就受不了,
  我就不信半小时弄不到你缴械!
  我抖着手抓住那根当时把我干到欲仙欲死的肉棒吸了起来
  手也没闲着,上下上下的帮他套弄,吸吮声不断。
  刚含入口就是一股浓厚的男性味道在嘴里散开
  这是什么……?好晕喔!我才从刚刚的酒精里恢复过来,
  又被这男性贺尔蒙,弄的有点昏沉沉的
  「小澄技术不错啊,手口并用,很舒服喔」
  我看着他眼里的挑衅,忍着他轻佻的言语只想把他弄出来
  怎么越吸越硬,似乎又变长了点……我看了眼时间有点慌了
  不到1分钟了,时间有过这么快吗?
  「呼~呼~怎么更粗长了……?」
  我退出嘴看到那根早已被我的唾液沾满,闪着亮光的肉棒
  甚至还有一丝与我嘴角相连着。
  真的好壮……如果……
  「小澄含的可真卖力了,我差点就射了呢,现在时间也到了
  你那湿漉漉的小穴想必也是迫不及待……」
  「我才……诶……?」
  不知何时我的裤子已经宁泥不堪,我却没发现
  他强硬的把我拉起来,抬起我的腰部打算从背后来
  「啊~~等等,拜托带套!」
  「这带套太可惜了,上面都是你的唾液,然后再插入你的小穴
  这样才是最棒的,你不觉得很淫荡吗?哈哈」
  「啊~~」
  纵使有我的唾液与爱液润滑,
  他那瞬间的插入抽出还是使我忍不住叫了出来,真的太大了
  还好,他马上就退出去,不然我绝对受不了
  「等等……」我垫着脚抖着双腿,
  那巨大的龟头正抵着小穴蓄势待发,不断轻轻刺着
  「小澄还是一样又湿又紧,才插一下就快射了」
  「还是饶了我……」
  「这可不行,我们时间还长的很,我会干到你适应这根的」
  听到这我绝望了,到阿伸下班还有好几个小时……
  「嗯~~」他又插进来了一下后迅速退了出去,持续好几次,很明显不让我
适应他的性器。
  「小澄,这次你要忍住哦!」
  我瘫软着上半身无力想着他什么意思?
  他扶着我无力的腰故意缓缓插了进来
  「哦~不行~~这样我会……」
  我夹着双腿抵抗他缓缓而入的巨根
  不像之前快速进入出去,这次他像是探索什么一样
  缓慢却又强力的撑开小穴,往我深处迈进
  「不要……不要……我会泄出来的」
  我根本还没适应这根巨大,强烈的快感使我小穴不断分泌爱液
  「泄出来?那我塞住就好了啊!」
  说什么傻话……不过我已经顾不了其他
  巨大肉棒终于整根没入小穴,那龟头不断朝着花心挤压着
  我被磨的神魂颠倒,整个里面被插的满满的,
  肉与肉彷佛本就是一体的,密合到分不出彼此。
  双腿也随着他的肉棒的跳动而轻抖
  「求……求你……了……嗯嗯~~拔……拔出去……好吗?我……这样……
嗯——……我会……疯掉的……嗯嗯嗯~~
  不要动……啊啊~~」
  「肉棒跳动又不是我控制的,哈哈,小澄我看你怎么已经爽的受不了了」
  「……是你的太大……了……啊啊~~去了~~」
  我从不知道我的声音竟会如此粘腻
  我话还没叫完,才刚有点适应的巨大肉棒,开始缓缓退出,
  肉冠一路刮着肉壁,激的我又是一阵淫叫
  拔出时还「啵」的一声,洒出一堆淫液。
  「小澄的淫穴吸的可真紧呢」
  刚刚的高潮,我双腿抖的站不住又要坐下。
  我不知他怎么做到的,应该是看准我腿软的瞬间把肉棒对准小穴,让我自己
坐下去
  我一时没注意,没防备的小穴,不到一秒,被肉棒捅进花心,
  花心口死死卡着肉冠,肉壁后知后觉的才吸住肉棒
  爱液不间断的分泌,但是又被塞满流不出去
  「嗯嗯~~」这一下插的太狠太深,插的我叫不出来,
  我歪着头看着天花板,眼泪与口水不自主流出,差点被我自己给坐坏。
  那一刻,我好像看到了天堂
  「小澄是不是很爽啊?双腿小腹抖成这样,还在高潮吧?哈哈哈」
  我确实还在高潮,只是我早已无力反驳,也站不起来了
  只能躺在他怀里喘着粗气……
  这次不一样,我酒早已退了,不像上次还有点迷蒙感,
  这次是真的深刻体会了一把……
  「小澄我们可没时间休息,继续干吧,
  今天绝对要把你干到变成我的形状」
  「可是我……」什么你的形状?这词是这样用的吗?
  他真的好会干,其实我已刚刚就已经失神一次了……
  做爱其实是这样的吗?这也太不可理喻了吧!
  纵容我心里不愿意,却还是被强操到高潮还失神……
  「小澄你高潮的瞬间真的好美,我要再多看几次」
  「我……我不要了……」这舒服的程度让我有些恐惧
  ,这会让人上瘾的……
  「你不愿意没用啊,你逃的了吗?我就算不抱住你你也站不起来」
  他说的对我确实腿麻的站不起来,更何况他那根还插的满满的
  「我们去客厅做吧」
  也不管我同不同意就抱着我的腰超客厅前进,
  一路上我们像是4脚怪兽,摇摇晃晃
  终于到了客厅,他打开电视,故意转到成人频道看了起来
  「小澄,这女优也没你漂亮,身材也没你好,
  不过床上功夫你就比不上她了,你要多学学」
  那A片正做到精彩处,女优被插的嗯嗯直叫。
  难道我刚刚也是那样吗?真是太不知羞耻了……
  「你关掉,我不想看……」看到那女优我彷佛看到刚刚的自己,脸庞热辣不

  「没事,他们做他们的,我们干我们的。」
  他拉着我坐向沙发,顺手拿起我的高跟鞋要求我穿上。
  他是用那种帝王式的坐姿,两腿随意张开的坐着
  而我的话他是让我用翘腿的方式坐在他怀里
  比起腿开开,我觉得这样坐我好像更敏感了
  一只腿搭在另一只腿上,我没想到正经的坐姿也可以这样弄,至少阿伸就不
会。
  那女优的呻吟还持续着……
  我现在一身重量全坐在他根部,小穴把他那巨大的肉棒吃的很满足,看他一
脸舒爽就知道了
  然后穿起高根鞋把一条腿放到另一只腿上
  翘着腿坐……双手放在他的膝盖上
  他一手拉住我翘起的那张腿不让我张开,
  另一手托起我的臀部在放开让我自己坐下去插好插满。
  这样坐我觉的真的是有够销魂的……光是插着小穴就觉得灵魂不断震颤
  「啵」的一声他轻托起我的臀部,爱液沿着巨根流淌而下,画面淫乱不堪
  「小澄,我们来深处抽插吧,你肯定会爱上的」
  我根本不懂他在说什么,他也不管我有没有听懂,只管行动让我体会。
  他放开我的臀部,我又坐了回去,
  我直觉反应想缓和速度却因为翘着腿而没办法使力,只能任由肉棒再次插进
花心。
  「嗯~~呼~~呼~~」顶的我欲仙欲死
  不给我喘息的空间,刚抬起我的臀部,龟头才离开花心就放开我的臀部,干
进花心
  我第一次被这样直捣弱点的干,根本受不了,要高潮了
  噗滋噗滋的水声不断从交合处传来。
  放在他膝盖的手也不自觉捏紧,有些苍白无力
  我低着头忍受他的奸淫……反抗什么的已经忘在脑后了……
  「这样~嗯~好棒~啊啊~~又出来了~~」
  「出来没关系,我放开你就塞住了」
  「可是这样……啊啊~~」
  我看着玻璃镜面桌子被我的蜜液溅的湿漉漉很是害羞
  「啊啊~~这根肉棒……好腻害,这样插花心谁忍的住啊~~」
  害羞没一秒我又被他的抽插吸引注意,淫媚的叫了起来
  「好快~~又好深~~哦嗯~~又要……要去了~~嗯嗯~~」
  抽插的速度加快,肉冠不断在花心口挤进挤出的
  我好想张开腿不想夹这么紧,可是他紧紧抓住不让我放松
  一直保持着翘腿的姿势,我只能不自主的扭腰摆臀抵抗着快意
  只是我这样却又把他伺候的更加硬挺,彷佛要爆炸一般。
  「小澄,准备接受滚烫的精液吧,为了这一天我可是存好久了」
  听到要内射,我一时惊醒过来,我怎么可以沉浸在性爱……
  而且还是被奸淫的情况下,我真是……
  不要不要,我不知道怎么办,我心里极度不想被内射,
  可是身体却渴望着高潮。
  也许是因为他快射了,他渐渐地把我托的越来越高
  噗滋噗滋的抽插声也越来越大
  再往他跨部压下,越来越猛烈,理智瞬间被插坏
  「不要~啊啊~这样太深了,我会喷出来的~~」
  就在我快高潮时,他托起我的腰部让小穴分离他的巨根,小穴再次流出一堆
淫液
  最后用力扶助我的腰把我的小穴口对准巨根压下,然而他翘着巨根顺势上挺
  看到他的动作
  我好怕,不要,我会我会……我也不知道我会怎么样……
  「啪」的一声,直插最深处,再次插进花心,并且射了出来,对着花心零距
离浇灌
  「啊啊~~高潮了~~饶了我~~呃嗯嗯嗯~~啊啊啊啊~~
  好烫~~嗯嗯,别再射了~~又要高潮了~~哦嗯~~」
  才刚插到底我就先高潮了,全身触电般忍不住轻抖起来
  翘起的腿小趾也是紧绷着,小腹可见视的抽搐。
  我还没缓过来,他的精液就直接射在我的花心,烫的我魂都要飞了……
  小穴承受不住不断想挤出巨棒,却无能为力
  「啊~那里是……后庭,你怎么可以用手插……?」
  我倒抽一口气真的不敢相信……他居然……
  「小澄的屁穴不断夹紧放松,这不是在邀请我吗?而且没什么阻碍就插进去
了呢」
  「好啦,我还没射完」
  这次他用插进我后庭的手把我往上拉,我只能配合他的恶趣味,吃力的向上
  「不要钻菊花~~好奇怪的感觉,呜呜~~啊啊~好烫啊啊啊~~」
  他突然转动插在我后庭的手指,一边挖一边抽插
  我本就发软的腿再次无力
  「啪~」的一声再次狼狈坐下去,无可奈何的用花心硬吃巨棒,花心再次被
浇灌精液,烫的我再次失神
  「小澄,你不行了吗?这是加藤鹰手势……」
  他不断扣着我无力的菊花,持续抽插,甚至又插入第二根手指说什么加藤鹰
手势……后面的我早已听不清楚。
  前面的无上快感与正在被开发的后庭双重夹攻。
  他用两只手指勾住我的后庭又再次往上拉,我抖着腿吃力的弯着腰微微站起,
我现在腿已经站不直了,
  有些半蹲着。
  「啵」的一声肉棒离开小穴,这次流出的是大量精液与爱液,空气也弥漫着
一股淫乱骚味
  「好了~最后一发你在休息」
  我看着紫的发亮的龟头不断跳动,知道他还忍着一股还没射
  「……可以……不要……了……吗?」我高潮过头,话已经没办法说的很流
利了
  眼角挂着泪求他
  「小澄,你真美!」
  「不~~嗯嗯~~啊啊~~又插到底了~~嗯嗯嗯~~
  连……屁穴也~~啊啊啊~~高潮了~~
  嗯嗯~~进来了~~啊啊~~我要疯了~~
  哦嗯~~好烫~~越来越多……」
  「好~~肚子~~里面好胀……高潮~~停不下来~~啊啊啊~~」
  插到底的瞬间滚烫的精液全部淋在花心深处,一丝不漏,
  肉棒没见疲软的样子把精液堵在花心里,不让它流出,
  因为在锁在体内深处,所以精液没那么容易冷却……
  烫的我没时间喘息。
  他帝王般轻松的靠在椅背上,双手放在两侧,两腿一样大开,
  欣赏着被他一路干到堕落的美女不断失神高潮,
  小穴也是吃肉棒吃的很是满足,不断一抽一抽着
  手里拿着的不知何时开始录着影的手机……
  而我还是翘着腿,小穴紧紧插着巨大肉棒,
  双手环抱胸,腰身蹦的挺直,臀肉不断痉挛,
  双眼失神,张开的嘴角有着一丝晶莹
  流着清泪独自沉浸在那触电般的无上且无止尽快感中,满身大汗。
  不知道过了多久我才回过神来……
  「啧啧,小澄你叫的有多淫荡就有淫荡,比女优还会叫……」
  「我……」我真的不知如何反驳,只能摇摇头眼泪不断流出
  「够了吗?……可以离开了吧?」我语气无力的说着
  他松开固定我腿的手,让我站了起来
  一站起来精液就不停的流出,可见他刚刚射的量真不少……
  我抖着双腿环绕一圈,交合的液体喷的到处都是,腿一软,被他接住搂在怀


  「当然还没结束啊,我们还有时间呢,我必须把你的小穴喂的吃不下才行呢!」
  我看向时间……
  3点22分……
  阿伸通常7点过后才会回家……


我跟珠珠姐的往事
淫荡校花养成记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