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影視 -  FBzip.Com

[人妻亂倫] 小阿姨的新婚夜

[复制链接]
哇!小阿姨今天穿的是丁字裤,一条在阴阜贲起处是薄纱透明的白色丁字裤,隐约间看到贲起的薄纱下是一片教人血脉贲张的浓黑,丁字裤上端及胯下如绳般细窄的薄纱两侧露出捲曲乌黑油亮的阴毛,
没想到像小阿姨如此美如天仙,端装如圣女般的美女居然会有那么多的阴毛,听人说女人阴毛越多,
性慾越强,难怪试装那天,我帮她拍的照片中,看到她三角裤的胯间渗出了丝丝淫水,害我打了一夜的**。
  凤文说小阿姨的第一次恋情以失意收场,不知道那次恋情她的处女地有没有被那个王八蛋开垦过?
天哪!我居然骂一个没见过面的男人王八蛋,我真的那么嫉妒吗?凤文要是知道了,只怕会剥我的皮!
  小阿姨沉睡如故,绝美的脸庞,白皙的肌肤上是一片晶莹的光滑,轻启的柔唇吐出阵阵芬芳,我的心快要由口腔中跳出来了。  我舔着嘴唇,轻轻靠近小阿姨柔美的芳唇,她轻巧的舌尖又伸出唇缝轻舔了一下,这时我再也忍不住,将我的嘴唇盖上了小阿姨如樱桃般娇艳的柔唇。
  我闭上了眼,一阵芳香甜美的湿润,如玉液琼浆般甜美的蜜汁流入了我的口中,啊!芷云……我这张吻过不下两百个美女的嘴唇竟然能吻上如仙子般的妳,享受从未有过的甘甜,她的舌尖是湿软柔滑的,我忘情的吸啜着芷云小阿姨柔嫩的舌尖,贪婪的吞食着一股股玉液香津,下面的手情不自禁的伸入了她的跨下,触摸到她柔滑细腻的大腿根部,那种肤如凝脂的触感,使我如置身云端。
  我熟练的轻轻伸手指一拨,那浓鬱的已经湿淋淋的芳草,使我血脉贲张,当我手指轻触到那两片已经被淫水浸得湿滑无比嫩滑的花瓣时,突然感觉到舌头被用力的咬了一口,我惊得张开眼,看到小阿姨那双晶莹冷艳的凤眼已经张开来,正瞪视着我,我像触电一样,立即将我的嘴离开了她那令人百嚐不厌的芳唇,底下正要探入花瓣深处的手指也立即抽了出来。
  小阿姨芷云这时看不出喜怒哀乐,只是冷如冰霜的看着我,我总算体认到凤文说小阿姨是冰霜美人的「冰霜」滋味了。
  我不敢再看小阿姨,面红耳赤又羞愧的将小阿姨掀到大腿根部的裙摆拉回她的膝盖,手掌不经意的又轻触了一下她那圆润的膝头,我感觉得到小阿姨身子轻轻震动了一下,我赶紧转头注视前方,这个时候,我只希望前面堵塞的车流赶紧畅通,好让我有点事做,可恨前方的车还是一动不动。
  夕阳已经落下山头,天边的霞光只剩一片晖橙,车内柴可夫斯基的曲子在小小的空间裡迴盪着,我两眼正视前方,两手把着方向盘,上身僵直,一动都不敢动。
我感觉得出右座小阿姨的眼光一直盯着我,我像一个要被送上法场的待宰之囚,直盼着有人来喊「刀下留人」。
  「你都是这样对女人的?」小阿姨终于开口了,声音轻脆冷俏。
  「哦…我…小阿姨!对不起……」我依然目不转睛的正视前方,不敢看小阿姨一眼。
  「回答我的话!」  「哦…小阿姨!是妳太美了…我…我情不自禁!」  车内一片沉寂,落针可闻,我不敢转头看小阿姨。  「妳这样对得起凤文吗?」
  天哪!我吸啜着她口内的玉液琼浆的时候,凤文早就被我抛到九霄云外去了。
  「我该死!我对不起凤文,我溷蛋…我对不起凤文也对不起小阿姨妳,我真不是个东西……」
  我说着,不停用头去撞方向盘,一付恨不得一头撞死的德性,谢天谢地!那种高级车种的方向盘都包有一圈柔软的真皮,否则我的脑袋真要皮破血出了。
  「好了好了,别撞了…事情已经做了,你撞破头也于事无补……」
  嘿!我这招苦肉计还真管用,我才庆幸苦肉计成功,接着就听到小阿姨冷俏的声音。
  「虽然我知道你撞方向盘只是做做样子……」
  哇咧!我这是猪八戒照镜子,裡面不是人了。
  好在这时车流开始缓缓移动了,我立即打起精神,踩着油门开往台中。
  一路上小阿姨除了告诉我怎么走之外,不再多说一句不相干的话,等我们到了她以前的住处时(果然是修道院),已经晚上十点半了,她进去不到几分钟,提了一个大箱子出来,只说了一句。
  「走吧!不管多晚,都要赶回去……」
  这句话使我本来想说留在台中住一晚再回台北的话吞回了肚裡。
  X          X          X
  回到台北阳明山,已经半夜一点半多了,我开入了大别墅的花园车道停好了车。
  「谢谢!辛苦你了……」小阿姨丢下这句话,走入了大门。  我看着小阿姨美好动人的背影消失在门内。  辛苦了半天,就只有这句话?不对不对!一点都不辛苦,能吻上如仙子般的小阿姨芳唇,嚐她口裡的玉液香津,要我开车绕台湾十圈也干。
  X          X          X
  又是一个礼拜过去了,小阿姨结婚的日子就要到了,这礼拜我又跟凤文打了五炮,每一次将我粗壮的阳具捣入凤文的嫩穴时,我心裡想的都是小阿姨,我满脑子都是小阿姨,一丝不挂的凤文在我身下的娇啼婉转,全变成了小阿姨的脸孔,凤文缠绕在我腰际的美腿,也变成小阿姨那双洁白无瑕修长浑圆的美腿,我快要为小阿姨痴狂了。
  X          X          X
  大日子终于来到,一早我穿了凤文母亲为我准备的名牌西装来到凤文家,她们家族的重要人物全到齐了,男的西装革履,女的好像在服装比赛,一个个花枝招展,一个穿得比一个时髦。凤文一身白纱的扮娘服,娇柔动人,但我这时已经满脑子小阿姨,对貌美如花的凤文似乎起不了多少涟漪。
  直到经过名梳化妆师打理下,薄施澹妆的小阿姨走下楼梯时,哇!这简直是仙子临凡,光洁圆润的额头上有几丝自然的留海髮丝,斜飞的眉毛趁出她那双令人做梦如深潭般的凤眼更加的迷人,如维纳斯挺直的鼻樑,那曾经被我吻过的柔唇涂了粉色又带了点澹澹的银。下身是外罩白纱中间开叉丝质长裙,那双无瑕的修长美腿由开叉处若隐若现,足下是一双粉银色高根鞋,
哇哇哇~芷云哪!我的梦中情人…妳知不知道妳害我的大阳具快要把妳家族送给我的名牌西装裤撑破了。
  小阿姨在凤文的扶持下进入停在花园中的超长大礼车中,自始至终,小阿姨都是冷着脸孔,只有在上车那一刹那,看了我一眼。
那一眼可以让我今晚打十次**,因为那是複杂的一眼,其中包含着欣赏我这一身西装称出的身材,又带着一点点的情丝牵绊(这是我自己想的,不知道有没有往自己脸上贴金。)
  X          X          X
  婚礼在凯悦饭店举行,富豪的婚礼的豪华场面充满了铜臭而俗气,没什么好描述的。
  总之令我要吐血的是,那个新郎倌君居然丑得像钟楼怪人,如果他不穿矮子乐的话,个子可能不到160公分。一双猪泡眼,朝天鼻裡还有两撮鼻毛,厚唇血盆口,猪八戒在他面前都是美男子。
可是他一身金装银饰口袋裡钞票多多,宾客们阿腴奉承巴结不断。我看到新娘倌大口乾酒眉花眼笑,两个大鼻孔中的毛跟着鼻孔的搧动伸进伸出的,我快吐了,再看小阿姨,自始自终微笑的脸孔,好像她真的嫁了一个天上少有地下无双的如意郎君,气得我跟着新郎倌大口大口的灌酒,也气得凤文把我揪到新娘休息室裡警告,
新娘休息室是饭店招待的一个豪华大套间。
  「XX!我最后警告你,你再给我灌一杯酒,我就把你踹出婚礼会场!」
  「唉!妳小阿姨长得像仙女一样,却嫁给这么一个像猪的蠢蛋,求求妳现在就把我踹出会场算了……」
  「你溷蛋!小阿姨嫁给什么人关你屁事……」凤文举起手就想给我一耳光,这时门开了,小阿姨在化妆师的陪同下出现在门口。
  「凤文!……」  「哦!小阿姨……」  「要送客了,我进来换衣服……」  「小阿姨!我帮妳换!」  「不!她会帮我换…妳妈妈找妳有事,妳快去吧…」像仙子般的小阿姨指着伴在她身边的化妆师。
  凤文狠狠瞪我一眼,转身走了出去,我怜惜的看小阿姨一眼,也跟着要出去,没想到小阿姨叫住我。
  「XX!你等一下……」
  「哦是……」
  「妳先出去,我没叫妳别进来…」小阿姨对化妆师交待着。
  看着化妆师走出去礼貌的关上门,我不知道小阿姨留我下来想干什么,我心跳莫名其妙的加快,愣愣的看着小阿姨不知所措。
第四章:几辈子修来的艳福  「XX!有钱人家的婚姻都是一种利益输送,你要习惯……」  什么话?一朵鲜花插在狗屎上要我习惯?  「小阿姨……」  「你别说了,你想说什么我知道,我没心情听这些…热死了,你帮我把扣子解开…」
  小阿姨说着转过身去,要我帮她拉开颈后的环扣,我伸手小心奕奕的解开了环扣。  「把拉链拉下来……」  「哦…是……」  没想到小阿姨要我把拉链拉下来,我看着她白皙的后颈,闻到她髮际传来的阵阵幽香,耳根还有品流极高令人血脉贲张的香水味。
  拉链缓缓的拉下,小阿姨洁白而线条优美的后背一寸寸的露出来,没有戴胸罩,哦!对了,
礼服的胸部都有胸罩,所以不必戴胸罩。拉链一直拉到接近小阿姨洁白微翘的股沟才停止。我看着她雪白的背股发呆,隐约间,小阿姨雪白圆润的肩膀膀轻微的耸动,她曼妙迷人身躯微微的颤抖着。
  这时我再也忍不住,由后面伸手环抱住小阿姨,两掌握住了小阿姨裸露挺秀的双峰,那双肉球比凤文的还大些,可能有34D的尺寸,触手柔嫩而有弹性。
小阿姨没有反抗,只是轻哼了一声,身躯抖动得更厉害了。我将双唇印在小阿姨雪白的后颈上,轻轻的吸吮,舌尖滑过的腻滑肌肤明显的起了轻微的鸡皮。
两掌揉抚着她的乳房,我感觉到她圆润的乳珠硬了,我空出一手褪下了小阿姨的礼服,
啊~可能因为怕着礼服在臀部显出内裤的痕迹,她穿的是如绳般细的丁字裤,由背后看,那双踩在粉银色高跟鞋上浑圆雪白匀称的美腿,使我跨下的阳具坚挺的顶在她的股沟上。
  小阿姨可能知道股间顶的是什么东西,开始全身颤抖呻吟出声。
我打铁趁热的拨开臀部的丁字裤缝,伸手由她股沟探入到她的跨下.她两条大腿立即併拢,把我的手掌夹住,我感受到她柔滑细腻的大腿肌肉在抽搐颤抖,更触摸到她浓鬱的阴毛丛中那两片花瓣,已经被阴道中流出的淫水弄得湿淋淋,粘煳煳的。
我的中指轻轻揉弄着那两片迷人的花瓣,整个手掌被她阴道中流出的淫液蜜汁沾得湿淋淋的。
  这时我管不了小阿姨是进来换衣服准备送客的,将小阿姨的丁字裤褪到她圆润的膝盖下,接着快速的脱下了我的西装裤,连带内裤一起扯了下来。
当小阿姨感受到我坚硬挺拔的大龟头已经顶入了她赤裸的股沟时,她开始挣扎扭动臀部。
  「不要…不要这样,你放手……」  这个时候只有傻子白痴才会放手,而且她扭动的臀部磨擦着我挺硬的大龟头,只会使我更加的亢奋。
我手扶着粗壮坚挺的阳具由她跨间顶在她的柔滑的阴唇上磨擦着,龟头上沾满了她的淫液蜜汁,我感觉到那两片迷人的花瓣似乎张开了。
  「呃~你…你放手…我要叫了……」小阿咦喘着气轻叫着。  我吃定了她这种冷若冰霜死要面子的女人不敢真的大叫,在她扭腰想闪避我的龟头时,我将下体用力一顶,如天仙般的小阿姨立即被我顶得扑倒在床上,我趁势压了上去。
这时清晰的感觉到我赤裸的下体前端的耻骨与小阿姨雪白的股沟紧蜜的贴在一起,肉与肉的蜜贴厮磨,那是一种性奋的舒爽,使我伸在她跨下的阳具暴长挺立,沾满她淫液蜜汁的大龟头不停的点着她跨间那两片湿润的花瓣。
  小阿姨大概感受到我强烈的侵犯意图,再次呻吟轻叫。  「呃啊~不要这样~我真的要叫了…唔~」
  小阿姨话没说完,我已由后伸手捂住了她的嘴,下体将我已扶正对着她那迷人仙洞的大龟头挺了进去,好紧!
我的大龟头大约插入她湿滑的阴道了不到五公分,就感觉龟头的肉冠稜沟被一圈温热湿滑的嫩肉紧紧的箍住。这时被我捂住嘴的小阿姨突然用力挣扎。
  「唔唔唔~不要…不可以……」  被我捂住嘴的小阿姨含煳的叫着。  而我也担心时间拖太久会有人来催,立即用手扶住尚留在她仙洞美穴外约有十二三公分的阳具,腰部用力一挺,但听到「噗哧~」一声,
我那根粗壮挺硬约有17.5公分长的阳具已经整根插入了如仙子般的小阿姨那柔嫩湿滑的美穴。
  「呃啊~唔!」扭头大叫的小阿姨又被我捂住了嘴,由侧脸看,她那晶莹迷人的凤眼中痛得流出了泪水。
我低头一看,哇呃~!只见我的阳具与小阿姨那粉红鲜嫩的阴唇交合处,在我往外轻提下,带出了丝丝的艳红血迹,啊~小阿姨果真还是处女。
  我插在她处女美穴中的阳具感觉到她整个阴道壁不停的抽搐收缩,夹磨吸吮着我的阳具,包箍得我全身汗毛孔都张开了,其中的快意美感,共能用如羽化登仙来形容。
  小阿姨这时不再吭声,无声的泪水由她那双如深潭般的凤眼中流到了艳红的脸颊上,眉头轻蹙,娇啼婉转。
  这时我轻巧的扯下了她的丁字裤,阳具还紧紧的插在她的处女美穴中,在她轻哼中将她腿抬起来翻过成正面,这时的小阿姨除了脚下那双粉银色的高跟鞋之外,身上已经是一丝不挂了。
  但见双峰挺秀,粉红色的乳晕中那一粒樱桃,迷人的肚脐下是没有一丝赘肉的小肚,小腹下那浓鬱的阴毛与我浓密的阴毛都沾满了淫液,湿淋淋的已经纠结粘在一起,分不出谁是谁的。
那尽根而入的阳具与她嫩红的花瓣蜜实的接合在一起,哇!
能将美艳如仙的小阿姨开苞,是我好几辈子修来的服气吧!  仰躺在我眼前的小阿姨紧闭着迷人的凤目,长如扇型的睫毛轻轻抖动着,颊上泪迹未乾,檀口轻喘,啊!芷云!妳太美了。
我这时温柔的将双唇印在她柔软的唇上,她没有挣扎,任由我吸吮着她嫩滑的舌尖,我贪婪的吞食着她口中的香津玉液,甘甜的玉液吞入腹中,亢奋的美感使我紧插在她处女美穴中的阳具更加挺硬。
  在我将粗壮的阳具在她的迷人美穴中缓缓抽动时,紧闭双目的小阿姨眉头又轻蹙起来,生理上痛楚的本能反而使她阴道中温润的肉壁不停的蠕动夹磨着我的阳具,那份蜜实交合的快感,要不是我插穴经验豊富,只怕就这两下子就发射了。  「呃啊~」我呻吟出声。  小阿姨似乎想到了什么,甩头撇开与我相接的柔唇,突然张开迷人的凤眼冷冷的看着我。
  「XX!你已经得到你想要的了,快点拔出来,万一有人看到……」
  我这时色胆包天,兴起了不干到爽绝不停止的念头。
  「小阿姨!我没那么容易出来的,必须要妳帮忙……」我死皮赖脸的说。  「你…你真无赖…你这是强暴……」她真的生气了。 「我们的下面都已经插在一起了,妳有被强迫的样子吗?妳有像被人强暴的伤痕吗?」我铁了心赌这一次。
  「你…你说吧!要我怎么做,你才会…才会快点结束……」小阿姨冷着脸孔说。
  「妳把腿用力缠紧我,挺动妳的阴户迎合我的抽插,我很快就射出来的……」我真坏!  「好!你要答应我不可以射在我裡面……」  「没问题!」  小阿姨果然是个有担当的女人,立即用腿缠紧了我的腰部,生涩的挺动她的阴户迎合我的抽插。
  只见小阿姨因为处女开苞后的痛楚,在呻吟中夹杂着痛哼声,但为了快点使我的大屌射精,她只有卖力的夹磨我的阳具。
  我低头吻住了她柔美的唇,这时她可能为了挑逗我的情慾要我快点射,也伸出嫩舌与我的舌头交缠着,我们互相吞食着对方的香津口液,她交缠在我腰上那双雪白匀称的美腿是如此的紧密,我们跨间大腿根处肉与肉的厮磨密实的一点缝隙都没有。
  我们俩强勐的交合着,本来只想要我快点射出才配合我的小阿姨可能这时也嚐到了交合的快感,这时主动的伸手抱住我,那甘美的柔唇紧紧的吸住我的唇,吸啜着我的舌尖。
我俩下体发出激情撞击的「啪!啪!啪!」声,我粗壮的阳具在抽插间带出了小阿姨的处女血,也因为处女血加上淫液的湿滑,阳具进出她处女美穴的「噗哧!」声不断。
这时小阿姨突然轻叫一声,两条缠在我腰际的修长美腿不停的抽搐。  「呃~抱紧我~抱紧我……」 我立即抱紧了小阿姨,让我俩人赤裸的身子完全紧密的贴实,下面挺动的阳具用力顶到最深处,又硬又大龟头已经深入到她子宫花蕊处,只感觉她的子宫腔突然咬住了我的龟头肉冠,小阿姨的高潮来了,一股滚热的处女元阴由花蕊中喷发到我的龟头马眼口上。
  「叫我哥~叫我用力干妳…快点…快……」
  「哥~用力…用力干我…用力……呃啊……」小阿姨意乱情迷的叫着,两条抽搐的雪白浑圆的美腿又紧缠到我的腰上,下体强烈的挺动迎合着我的抽插。
我这时感受龟头一阵强烈麻痒,知道快要射了,同时整根阳具被她蠕动夹磨的阴道壁上嫩肉紧紧的吸吮,我再也忍不住,只觉大龟头一胀间,一股浓稠的阳精如火山喷发般射入了小阿姨子宫深处的花蕊上,龟头喷发时的抖动惊动了没有经验的小阿姨。
  「你是不是射在裡面了?」
  「呃~对不起!我…太舒服了,来不及拔出来……」
  「你真的会害死我……」
  小阿姨恼羞的推开我,看到床上一大滩处女血,又是一惊。
  「还不快点把这些髒东西收拾掉……」
  「是是……」
  我手忙脚乱的收拾时,小阿姨已经拿着要换的礼服奔入浴室中。
  门上传来敲门声,我去打开门,是凤文,她奇怪的看着我,再看一眼已经被我收拾乾淨的床头。
  「小阿姨呢?」
  「在换衣服啊?」
  浴室门开处,美艳如仙的小阿姨对着凤文微笑。
  「凤文!要散席啦?」
  凤文没好气的瞄我一眼。
  「嗯……」
  X          X          X
  当夜,她的丈夫因为喝了过多的酒,烂醉如泥,我以伴郎的身份扶着新郎进入洞房,当然也以伴郎的
身份代替新郎再度与小阿姨通宵大战,没想到初嚐雨露滋味的小阿姨是那么能干,那么爱干。
  X          X          X
  之后,只要我不干凤文的时候,像仙子般的小阿姨自然是我的最佳炮友,我们只要见面就干,在野外,在她那大别墅的泳池中,我们随时交换着体液。
  一年半后,小阿姨生下一个可爱俊美的男娃娃,那男娃娃眉稍眼角中,有我的影子。


女友的幸福生活
我与女友分手后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