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影視 -  FBzip.Com

[人妻亂倫] 我的援交女友

[复制链接]
  我的援交女友
  我的援交女友这是我在认识小彤之前的故事那时我再过两年就快毕业了,大学两年以来似乎什么都没得到。
  高中交过的女朋友,现在早就已经分手。
  一个倒追我两三个月的女孩,现在也已经是班上同学的马子。
  更扯的是,他跟那女孩发生关系之后的隔一天还跑来跟我炫燿.转眼之间大学生涯过了一半,却似乎什么也没留下。
  如果硬要说有,那大概就是遗憾吧。
  在上投资学的时候,小枫传了一张纸条给我,说有很劲爆的事情要跟我说。
  小枫的名字当中完全没有这个「枫」字,也没有人一开始就这样叫他。
  全都只是因为他自己觉得跟流川枫一样强,所以强迫别人这样叫他。
  如果不这么叫他,他还会故意装做没听到。
  小枫跟我同班两年了,我们也住在同一个顶楼加盖的铁皮屋。
  他长的不赖,但是就是很挑剔。只要不是高水准的女孩,他完全看不上眼。
  幸运的是,他长的很帅。不幸的是,喜欢他的女生都很丑。也因此有这么一位跟我一样一事无成的好朋友,陪我一同忍受煎熬。
  「告诉你一件好事。」「什么。」「你听了不要吓到。」「你白痴喔。说啦。」「我昨天下午跑去跟人家援交。」小枫说的很小声,但是在我耳里却听的很清楚。
  「屁啦。」「我说真的啦。昨天下午我修资管的课,结果坐在后面都听不懂。
  我就用他们的电脑上,真的聊到一个援交妹。」「最好是这样啦。」「不听就算了。」「好啦,你说吧。」「她说起话来很凶,不过蛮有意思的。所以我就跟她约在西门町。」「你不觉得自己老喔,还去西门町。」「不然你说要约哪。」「随便啦,重点是什么。」「那女生是大一的,叫做小苓。长的超漂亮的。」「漂亮?多少钱一次?」「八千。」「这样你也花的下去?」「幸好我没有在网路上问她价钱,不然就不会去了。
  但是看到她之后,就算是一万块我也甘愿。」「有这么好喔。」「长的漂亮,身材又很好。我看她至少有罩杯,腰又很细。」「真的还假的啊?有这么好。」「重点是她的技术很好,你看她的样子完全想不到她还会口交。」「她帮你吹喔?」「多的勒。反正花再多钱都值得啦。」「所以呢?你想夸耀就是了。」「不是。我是想推荐给你。」「去死吧,要我当你表弟喔。」「我是认真的,这么漂亮的援交妹找不到的啦。
  等我存够了钱,还要再找她一次。」「我才不要,你有听过刘镛豆腐西施的小故事吗?」「没有。什么故事?」「他说一堆阿兵哥被骗去看豆腐西施,明明很丑却故意跟其他人说很美。
  使得被骗的人一个接着一个去看。」「马的!我电话给你,去不去随你。」小枫把他早就写好电话的纸条交到我手上,然后向我比个中指后就像厕所的方向走去。
  我打开手掌,纸条上面写着「小苓」。
  纸条旁边还画了一个很丑的大拇指,旁边用潦草的笔迹写着「赞」。
  回到五楼加盖的铁皮屋,在夏天的时候根本只有一个热字可言。
  偏偏我又没有装冷气。
  小枫跟同学留在学校打球,另外一位留级要考研究所的学长还在图书馆看书。
  我打开了桌上的电脑,第一件事情就是先上网看看。
  一个网页开在,一个网页开在.看看上面有什么更新图片已经成为我每天例行的工作。
  有时候会顺便看看有没有新的色文可看。
  看了几张不错的图,在硬碟上建立新资料夹,更改日期为档名。
  然后将看到的好图按下「另存新档」,放在硬碟当中。
  硬碟里面数以千计的图片,已经成了我庞大的资料库。
  虽然我希望有机会可以重复看,但是图片已经多到我没有时间去看第二次了。
  存放在电脑里,大概只是求个心安吧。
  至少可以跟人家夸耀说我有几百张「草莓牛奶」或是「」的图。
  我一向喜欢清纯女生的图片,对於或是恶心的虐待,我一向跳过不看。
  看到喜欢的目标,存档之后就顺便拿张卫生纸,对着可怜的垃圾桶发泄。
  如果要问我,我还真不知道我的性伴侣到底是卫生纸、右手还是垃圾桶。
  至少它们不会为了我争风吃醋。
  纾解后的心情,不知道是满足还是空虚。
  只是觉得精疲力尽,然后想去尿尿。至少满脑子的情色思想,暂时获得解放了。
  我脱下裤子,想说穿内裤可以让小弟弟比较轻松。结果在床铺上看到了小枫给我的字条。其实我也很想打这支电话,但是又怕小枫骗我。
  搞不好电话的另一端是个老阿妈,不然就是小枫的朋友。
  我还可以想像小枫在一旁狂笑的表情。
  我知道在西门町的麦当劳是个性交易的集散地,不过我也没遇过。只是高中的时候在台北大亚百货前面都会有小姐在问我满十八岁了没。同学说那是拉客人的,然后就是到后面的巷子办事。
  我也听说淡江的有一堆援交的人在那边交易,但是我也没特别注意。
  因为我一直觉得援交都是丑女或是胖女生才会做的事。
  如果真的长的漂亮,只要钓个有钱的凯子当男朋友就够了。
  何必牺牲到连自己的贞操都要赔进去。
  面对那张蓝色四公分长的字条,想到让我不小心睡着了。
  下午是小枫叫我,我才醒过来。
  「你电话打了没?」「哪有这么快的,你当我是色鳖啊。」「如果你不要的话,我要推荐给我朋友啦。」「那跟我打电话有什么关系?」「我不想跟太多人共用。目前只有我知道,我最大忍耐度就是再多一个朋友。
  如果你确定不要,那我就介绍给我高中同学。」「喔,那我要。」我讨厌被拒绝的感觉。「那好。有问题再问我。」我刻意将这件事情忘掉,想藉此拖延时间。一直到了晚上九点多,我突然像是发神经似的,居然用自己的手机拨电话给「小阅」。
  本来是预计只要电话响个两声就挂掉,却没想到电话才响了第一声,就被接了起来。
  「喂。」我的声音听起来相当紧张,因为我的心跳连自己都听的到。
  「喂?哪位?」电话中传来的真的是年轻女孩子的声音,听起来相当甜美,好像从声音就可以感觉到她的模样。
  「你是小苓吗?」「喔。是啊。」「我」我一时之间不知道该如何开口,因为我总不能说「你在做援交吧,我们约个地方办事吧」。
  「我想约你出来,可以吗?」「你是谁啊?」我想我大概被小枫骗了吧,对方似乎不是我想像的那种女孩。
  「我是小超。我同学给我你的电话」「你同学是谁啊?怎么会有我的电话。」「他叫小枫,我不知道你认不认识。」她在电话里面停顿了一会儿,然后接着低下声说「喔,我知道了。
  你要约哪里?」「石牌捷运站可以吗?」「为什么?」「我想说可以去行义路洗温泉。」我根本没想过会打通,更不用说要去哪里玩了。
  大热天去洗温泉,大概只有白痴才会这么说吧。
  「什么时候?」「明天下午,六点半。」「喔。可以。你再打我手机。」「喔,好。」「就这样,掰。」「掰。」天哪。电话就这样挂掉了,看起来我好像比她还不明白状况。明天下午没课,就先这样暂定了。
  小枫也没追问我电话的事情,到了快十二点我就先上床去睡了。
  隔天中午过后,我的心情就开始紧张起来了。
  感觉好像我要去相亲一样。
  小枫没有跟我谈到这个,但是我却开始害怕。
  照理来说我是男生,应该是抱着快乐的心情去等待傍晚的到来才对。
  过去虽然不是说没有过性经验,但是我还是第一次会觉得紧张。
  整个下午对我来说好像突然变的漫长,让我还故意找了班上几的同学一起去学校附近打球。
  到了五点左右,我居然开始忧郁不知道该穿什么衣服出门。一通电话,好像让我反倒是成了跟女生一样。
  我换好衣服,剩下的就等着时间慢慢走过了。
  晚上六点半,石牌捷运站前。我其实提早到了十五分钟,但是却离捷运站有段距离。直到时间快到了,我才慢慢把机车骑到捷运站正前方。
  在我拿起电话之前,我向四周浏览了一下来往的女孩子。
  不知道对方到底长相是不是真的像小枫说的那么好。
  当我刚开始按电话键的时候,有个女孩子悄悄的走到我身边。
  我一开始不太理会她,也没抬头看。
  直到电话拨通之后,我才拿着电话抬起头来。
  一个直发大眼睛的女孩子正看着我,而她白色包包里的手机正在响着。
  「你怎么知道是我?」「因为这里只有你骑机车停在这边。这里是红线。」她的声音好柔,比电话里面还要好听。
  「上车吧。」我拿了一个瓜皮式的白色安全帽给她,正好可以搭配她的衣服。
  她穿着粉红色的上衣,无袖、荷叶边的款式。
  纯白及膝的裙子,白色的包包。
  身材只能说「赞」。
  如果不是她跟我说话,我就算找遍整个捷运站,都不会相信她就是「小阅」。
  「还在念书吗?」「当然。」虽然天气很热,但是我总觉得她给人的感觉很冷淡。
  当她跨上机车后,也与我的背部保持了一段距离。她的双手是抓着车后的握把,让我很难想像我跟她是准备要去办事的。
  「你念什么系?」「外文。」「台北的学校吗?」「嗯。」「几年级。」「大一。」「比我小。应届的吗?」「不是。」「你什么星座的啊?」「你为什么一直问啊?」我还觉得奇怪,弄得好像我在逼问她一样。
  「不然要我说什么。」她没有说话。
  过了五分钟之后,她才出声。
  「处女。」「什么处女?」「我啦。」「为什么?」「你不是问我星座。我说处女座啦。」「喔。」我才知道为什么我问她星座,反而让她不高兴。原来我跟她出来的原因,与她的星座是蛮大的讽刺。
  我没有说话,机车直骑上行义路。
  我没有太多钱。因为这五千块对我来说也算是贵的了。
  我找了路上一家看起来小小间的温泉,在一旁停下车来。
  对我来说,今天的重点不是洗温泉,所以设备的好坏不是关键。不过我却忘了应该先询问女士的意见。
  等机车停好之后,我走在她前面,先进去看看。
  真不愧是夏天,温泉永远不会客满,但是还是有客人在。
  看来夏天洗温泉的笨蛋不是只有我一个。
  我跟柜台的女老板要了一间小浴室,位置要靠里面一点。
  ﹝小姐,需要我叫警察吗?﹞胖胖的女老板问。
  「为什么要叫警察?」我吓了一跳,因为我以为我们援交的事情被看穿了。
  ﹝你们是要一起洗对吧。不过我怎么看都不觉得你跟这位漂亮小姐是一对。
  ﹞「那又怎样。」﹝是你强迫人家对吧。﹞「是又怎样。」﹝你承认了,我就打电话叫警察过来啦。﹞我看到老板真的开始按电话后,马上把她的电话挂掉。
  「你有病啊,还真的打勒。」这时小苓突然扑哧的笑了出来。
  这是我第一次从她身上感觉到一点点温暖。
  「不用啦,老板。他是我男朋友。」这句话听起来真是让人窝心。
  老板一脸怀疑的带着我跟小苓走到指定的浴室门口。:


性感的熟女邻居
处男开苞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