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影視 -  FBzip.Com

[人妻亂倫] 淫妻琳琳

[复制链接]
[db:作者] 发表于 2020-10-18 23:33:4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FVG 于 2020-10-17 10:11 编辑



[color=]淫妻琳琳





在那条再也熟悉不过的长椅上,老婆琳琳被一个男人死死的压在跨下,虽然
    我看不到他的脸,但应该很年轻,而且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琳琳拼命的挣扎,
    满脸泪水的苦苦哀求着,但这都无济于事,反而激发了男人的兽性。一条粗大的
    阴茎破开两片小阴唇,一点点的强行插入,虽然老婆的阴道还有些干涩,男人却
    兴奋的发出一阵阵淫笑。在男人肆意的抽插下,琳琳哭喊着,一条白腿跨在长椅
    的椅背上,随着男人的抽插,一甩一甩的。看到老婆被人肆意的凌辱,我疯狂的
    要冲上去,可我却像被施了魔法,使出了全身的力气,竟然无法动弹。
    一急之下,我竟然出了一身的冷汗,睁开了眼睛,原来是场梦。可这梦也来
    的太过真实,我的鸡巴也不由得有了很大的反应,硬挺挺的在内裤里支起了帐篷。
    幸好我现在已经结婚,有了正常的夫妻生活,要不然非得跑马不成。
    说也奇怪,自从经过那次野战被偷窥的事件以后,我经常会胡思乱想,我似
    乎很喜欢那次被人看着操她的感觉,甚至还有些想让她和别人做爱的冲动。
    其实琳琳也有了很大的变化。她经常会主动要求和我做爱,而且一改往日的
    内向性格,每次她都肆无忌惮的叫的很大声,叫的我心神荡漾。我好像更喜欢她
    淫荡的样子,毕竟越是风骚的女人,操起来就越爽。
    有人说世上所有的男人都是好色之徒,而女人一般都有正反两面,或者说是
    心中有两个自我。一个贤良淑德,另一个则是风骚放荡。也正是那次的偷窥事件
    慢慢的激发了琳琳淫荡的一面。尤其是她看到地下那团沾满精液的纸巾时,我能
    感觉到她内心的兴奋。
    接下来的一段时间,我和琳琳每次做爱,我都会用公园的事来刺激她,甚至
    有一次我问她当时被男孩偷窥时,她什么感觉。她告诉我当时很害怕、羞愧,而
    且也觉得特别刺激。我又问她如果有一天,那个男孩不是躲在一旁打飞机,而是
    真刀真枪的和她做爱,甚至把精液灌进了她的身体里,她会不会觉得更刺激?而
    我得到的答案是一定会很爽,但她不想这样,因为她的身体是属于我一个人的,
    我可以在任何时间,用任何方式来享用她,别人是绝对不可以的。
    当时我真的觉得自己无比的幸福,但在幸福中还夹杂着一丝丝若有若无的失
    落感。
    之后的一段时间,我有事没事总会去那个公园转上一圈,心里却很矛盾。我
    很想再次见到那个男孩,又有点怕见到他。我不知道是该质问他为什么偷窥,还
    是要与他一起分享自己的老婆。如果是前者,我觉得其实没什么必要,毕竟他至
    今也不知道我们是谁。如果是后者,我反复的问过自己很多遍,我舍得吗???。
    也许是命中注定我将再次见到那个男孩,如果没有再次见到他,也许后边的
    故事也根本不会发生。
    一次我去一家公司谈业务,忙完后眼看就要到下班的时间了,索性和老板打
    了招呼,就不回公司了。回家的方向正好路过那个公园,我停下了车,想再碰碰
    运气,于是走了进去。
    我远远的看见在上次的那个长椅上,一个人正神情专注的看书。我悄悄的靠
    了过去,想仔细的看清楚。没错,短发,戴着眼镜,还算帅气的脸上带着一点稚
    嫩,果然是他。我心跳加快,手心出汗,突然感觉有点紧张。我点了根烟,定了
    定心神,朝他走了过去。
    他听到了脚步声,瞥了我一眼低头继续看书,突然再次抬头时,脸上露出紧
    张的神情。我想他已经认出了我。
    「小子,还认识我吗?」。
    他躲开了我的视线,点了点头,再也不敢直视我,极像一个犯了错的孩子。
    我装着流氓的口气狠狠的说:「手机给我。」他哆嗦着把手机从牛仔裤的口
    袋里掏了出来,紧紧的握在手里,显得有些害怕。我一把抢了过来,打开了手机
    里的相册,仔细的翻看着。幸好我没有发现他偷拍我们的照片,要是被传出去可
    就麻烦大了。
    我把手机扔给他,直接坐在了他的身旁,掏出了一根烟递了过去。他接过了
    烟,但仍然显得十分害怕。
    「别紧张,如果你老实,我是不会揍你的。你是干什么的?为什么要偷窥我
    们?」。
    他点着了烟,深深的吸了一口,「我叫姜东,是xxx大学的学生,现在放
    暑假,我经常来这里看书,这儿比较清净。那天我真不是故意的,当时只是好奇。
    我家里管的很严,从小到大我都没有看过a片,就连色情网站都没上过」。
    「那你居然还打飞机,这不是第一次了吧?」。
    「不是,我以前偶尔会对着杂志里的图片打飞机,那天看到你和那位姐姐,
    我真的是没有忍住,她是我见过的最美的女人」。
    「别他妈的拍马屁!你们学校是出了名的美女多,你居然说我老婆最美,太
    假了吧!你没有女朋友吗?」。
    「我说的是真话!相对于那些涉世不深的女孩,我更喜欢像姐姐那样成熟的
    女性。再说了,像我这样的屌丝会有哪个女孩愿意和你交往,都他妈太实际了」。
    「这么说你还是处男?」。
    「如果撸管不算的话,可以说我还算处男吧。我连女孩的手都没有摸过呢!」
    姜东用脚碾灭了烟头,显得有些失落。
    我沉思了一会狠了狠心继续说:「如果再给你一次看我们做爱的机会,你会
    怎么样?」说完后我觉得脸热的直发烫。
    「不敢了!不敢了!大哥我知道错了」。
    看来他并没有理解我的意思,我咬了咬牙,索性就对他直说了。「其实上次
    你在树后偷窥,我并没有怪你,反而是你让我觉得很刺激。我来这里找过你几次,
    有意让你成为我们的性爱摄影师,近距离的看我们做爱,如果有可能的话甚至可
    以更进一步」。
    「更进一步是什么意思?」。
    「我是说……我是说也许你能真的和她发生点什么,究竟能不能发展到那一
    步,我也不好说,起码现在我还没有准备好,我老婆估计一时也接受不了,你愿
    意吗?」。
    姜东听了我的话显得很激动,他一把拉住我的手说:「愿意!大哥,我一百
    个愿意!如果真的可以的话,我什么都听你的,为你做牛做马我都愿意」。
    那天我们聊了很久,而且聊的很投机,他叫我大哥,我也很自然的叫他兄弟。
    我们一起策划着下一步该如何开展,并制定了一个似乎还可以实现的计划。直到
    他的家里打电话叫他吃饭,我们才互相留了电话,各自回家了。
    那天我回到家,琳琳看我很开心样子,就问我有什么好事,我只是告诉他过
    几天给她个惊喜。她追问了半天我也没敢吐露一个字,她也只好作罢,脸上却显
    现出期待的表情。说实话我心里也一直在打鼓,琳琳会同意吗。
    好不容易盼到了周末,一大早我们懒在床上,我告诉琳琳,今天她要和我去
    见个朋友,而且中午要一起吃饭,叫她穿得漂亮一点。
    她一把搂住我说:「穿什么叫漂亮啊?上次穿的那样吗?」。
    「好啊!好啊!我喜欢」。
    琳琳亲了我一口,欢天喜地的跳下了床,光着脚打开了衣柜取出了一件黑色
    吊带裙,举着问我好看吗?我示意她穿上给我看。
    当她穿好后,我突然眼前一亮。这是一条在kTV里陪酒女经常穿的裙子,
    好像叫什么夜店服。似乎比上次那条还略短一点,而且低胸、露背,更加的修身。
    老婆所有的优点全都一览无余的展现了出来,酥胸、美背、白腿,我有种想暴操
    她的冲动,但我咽了咽口水忍下了,毕竟今天还有更加刺激的游戏呢。
    中午我们准时来到了约好的餐厅,小东早就选好一张靠窗的桌子在等我们了。
    当他看到老婆的装扮后,眼睛就一直没有离开过,愣愣的有些出神。
    「来,叫嫂子」。
    「我还是叫姐吧,叫姐亲」。
    我有意的让琳琳坐到了小东的对面。菜上的很快,我们边吃边聊了起来。小
    东很会说话而且也非常的幽默,逗得老婆笑个不停。他一直话里话外的夸琳琳漂
    亮、性感,弄的老婆心花怒放,笑的更灿烂了。
    老婆似乎突然想到了什么,开始端详起了小东,她疑惑的问道:「我们以前
    见过吗?我怎么觉得你很面熟呢?」。
    小东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我只好对着琳琳的耳朵小声的说:「上次,公
    园……」。
    话还没说完,老婆的脸一下子变得通红,手足无措的不知如何是好。
    「亲爱的,他是我找了好几次,才找到的。我非常喜欢上次被他偷窥的感觉,
    想让他看着我们做爱,而且还给咱们拍照怎么样?上次我看你很兴奋,这次应该
    更刺激……」。
    「这就是你前几天说要给我的惊喜吗?你是脑子有病,还是疯了,这绝对不
    行」。
    她的样子很坚决,大家一下子都显得比较的尴尬。我向姜东使了个眼色,要
    他先回避一下,他借故说要去洗手间,起身离开了。
    琳琳坐在我旁边扭着头一直看向窗外,样子显得很生气。而我更是郁闷的不

    行,精心策划了好几天,结果还是被老婆拒绝了,我沮丧的叹了口气。
    「对不起,老婆。」还是我主动打破了僵局,毕竟我不想因为这件事闹的和
    老婆不愉快,她不同意也在情理之中,试想有几个女人愿意在别人的观看下做爱,
    而且还会被拍照呢。
    「老公,你真的喜欢这样吗?那次是意外,你我都觉得很刺激。但要是故意
    为之,我有点接受不了。老公,你还爱我吗?难道你就舍得我一丝不挂的让别人
    看着你操我?」。
    「亲爱的,我一直都深爱着你,而且永远也不会有人能代替你在我心中的位
    置,也正式是因为如此,我才觉得这样做更刺激,如果换个不认识的人,我反而
    没有了兴趣。老婆你就成全我吧,我真的很想。」我努力的说服着琳琳,希望她
    能回心转意。
    「你问问自己,真的想这样吗?如果是,我可以答应你,不过你要保证不要
    让任何人知道,而且仅此一次」。
    我知道琳琳非常的爱我,也正是因为爱,她才会为我做出如此大的牺牲。我
    认真的对她点了点头,心里暗暗窃喜,有了第一次,还怕她以后不同意吗。
    我激动的拨通了姜东的电话,告诉他琳琳已经同意了。我会在附近的快捷酒
    店开个房间,房间号码一会儿发到他的手机上。电话里传来了姜东兴奋的欢呼声。
    餐厅的周围有好几家快捷酒店,我们挑了一家环境不错又比较干净的推门走
    了进去。
    记得上一次和老婆开房还是我们上学的时候呢,如今这个年纪更像是一对偷
    情的男女。也不知道琳琳是被前台服务员看的难为情,还是想到即将发生的事情
    有些害羞,脸上有些泛红。
    简单的办理了入住,一进房间我就马上给小东发了条短信,告诉他酒店的名
    字和房间号码。他只回了四个字「马上就到」。
    我和琳琳坐在床边,床单像雪一样的洁白,可谁也无法想象这张床究竟睡过
    了多少淫男荡女。像这样的快捷酒店,光顾最多的还是那些偷情的奸夫淫妇,或
    是直接出卖肉体的婊子。
    琳琳显得有些坐立不安,恳求的说道「老公我有点后悔了,还是算了吧」。
    「亲爱的,不要怕,一会放开了就好了」。
    时间不长,悦耳的门铃声响了起来,小东被我请进来后,坐在了我们对面的
    沙发上。一时间大家都觉得有点尴尬,不知如何开始。
    我指了指卫生间,叫琳琳先去洗澡,她犹豫了一下,低头羞涩的走了进去。
    卫生间的墙是磨砂玻璃做的,当灯打开后,虽然看不太清楚,但也能看个大概的
    轮廓。
    老婆迅速的脱掉了衣服,接着就传来了淋浴的喷水声。往往越是看不清楚,
    越是有一种朦胧的美,更加容易让人幻想。琳琳性感的曲线映在玻璃上,她一条
    腿踏在了马桶上,一只手扶住了墙,另一只手在两腿之间来回的清洗着,我想她
    这会应该湿了吧。小东直勾勾的看着老婆的身影,眼睛都不眨眼一下,我连叫他
    几声,他才回过神来。
    我伸手递给他一台卡片相机,然后用手指向了老婆。当小东打开相机电源的
    时候,我已经拉开了卫生间的玻璃门,「兄弟,到这儿来,还不给你姐拍几张」。
    小东几步跨到了卫生间的门口,迅速的按下了快门,随着闪光灯的一道刺眼
    的光芒,琳琳紧张的尖叫了一声。我忙冲进去堵住了她的嘴,生怕她的喊声会把
    服务员招来。我知道虽然琳琳已经答应了,但她还没有完全做好心理准备,第一
    次光着身子站在其他男人的面前,肯定会紧张的。一时间她的双手都不知道放哪
    里好了,捂住了胸就露出了逼,捂住了逼,又露出了脸。她羞涩的扭动着身体,
    躲避着相机的镜头和小东饥渴的眼神。
    我立马脱光了自己的衣服,冲过去一下子从背后搂住了琳琳,并把她的身体
    转向了小东。小东也把握时机,连续的按动着快门。极度的刺激和羞辱下,老婆
    无奈的闭上了双眼,任由我摆布。
    我一只手抓住了琳琳的乳房,一只手挤进了她紧紧夹住的两腿之间,中指在
    她的淫缝里不停的抠弄着,泛滥的淫水瞬间沾满了我的手指。琳琳显得格外的兴
    奋,低声轻哼了几下,娇声的说「老公你的鸡巴顶到我的屁股了」。
    是啊!她要不说我还真没注意,我的鸡巴已经很硬了。琳琳转过身,在手上
    挤了一些浴液后直接涂抹在我的鸡巴上。随着她的揉搓,套弄,鸡巴上的泡沫也
    越来越多,整个凶器都被泡沫覆盖了。她认真仔细的清洗着,两个睾丸在她的手
    里轻轻的把玩着,很是舒爽。直到她认为就连每一根阴毛都被清洗干净了,才拿
    起了花洒向我的胯下冲起了水。白花花的泡沫顺着我的大腿被冲到了地板上,我
    的鸡巴又一次显露了出来,好像比刚才又大了不少。
    我轻轻的拍了拍老婆的肩膀,让她蹲下了身子。当她微微抬起头的时候,我
    完全充血的鸡巴正在她的脸前摇晃着。我一把抓住了琳琳的头发,一手握住了鸡
    巴的根部,朝她的嘴顶了过去。
    琳琳从来不抵触为我口交,相反她还很喜欢,每次她主动要和我做爱的时候,
    她都会钻进被窝里,含住我的鸡巴一顿嘬,即使我又累又困也一般不会拒绝,说
    实话她的技术还真是不赖。
    今天由于小东在场的原因,琳琳还是显得十分的拘束,她转头看向了小东,
    满脸通红。琳琳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扭过头,将我的鸡巴慢慢的吞了进去,我
    感觉龟头已经碰到了她的喉咙。她慢慢的向后抬起了头,我的鸡巴又被她一点点
    的吐了出来,然后又迅速吸了进去……。
    老婆柔软的嘴唇一次次的划过我的整根鸡巴,让我不禁轻轻的闷哼了几声。
    小东面红耳赤的紧盯着我们,一时间竟忘记了拍照。我对他做了个按快门的动作,
    他才一下子回过了神,狭小的卫生间再次传来了快门连续的咔嚓声。
    太他妈刺激了,当时我们和小东的距离最多不超过两米,这么近距离的被人
    看着,在心理和生理的双重刺激下,我感觉浑身的血液都要沸腾了。老婆也渐渐
    的加快了速度,增大了吮吸的力度,我的灵魂都快要被她吸出来了。还好我及时
    按住了她的头,要不然真的就提前缴枪了。
    我们简单的冲洗了一下身体,迅速的擦干后,就抱起了老婆,走出了卫生间,
    直接把她扔到了床上。老婆两只手捂住双峰,两腿加紧,脸羞涩的扭向了一边,
    微微的红润显得她更加的妩媚动人。
    我分开了琳琳的双腿,很自然的跪在了她的两腿之间。当我轻轻的分开了她
    的小阴唇,一股粘滑透明的液体涌了出来。在爱液的润滑下,我的中指很顺利的
    直抵中宫,指尖在她的阴道深处缓缓的画圆摩擦。琳琳渐渐放松了身体,眉头微
    皱,轻咬红唇,看起来很享受的样子。
    我改变了方式,用中指在琳琳的屄里抽插起来,显然一根手指还无法满足这
    个多汁的淫洞,于是我再加上了一根,随后又加上了一根。三根手指在她的屄里
    横冲直撞的进进出出,琳琳的呻吟声从微张的小嘴里传了出来。
    我突然间觉得特别的刺激,有种模糊的感觉,似乎我的手就是一根其他男人
    的大鸡巴在疯狂的操她,鬼使神差的我加上了第四根手指。当我几乎半个手掌都
    挤进她骚穴的时候,我能听见琳琳从牙缝吸气的声音,她紧锁眉头,显然是有点
    疼。
    要是平时我肯定会停下来,但当时我真不知道哪里来的一股劲,竟然不顾她
    的疼痛抽插起来,而且速度越来越快。毕竟胳膊要比整个身体灵敏的多,速度也
    远远比身体的速度快。一顿粗暴疯狂的抽插,琳琳竟然扭动着身子,浪叫了出来。
    当我的胳膊酸痛得快要到极限的时候,琳琳僵硬的挺直了身体,我插在她下体的
    四根手指,明显的感觉到了她的阴道在连续的夹紧、收缩、跳动。她深深的憋住
    了一口气,使劲的抬起了下巴,表情十分的痛苦,又像非常的享受,她第一次高
    潮了。
    我拔出了紧紧团结在一起的四根手指,带出了很多的淫液,我把湿漉漉的手
    张开伸向了小东,开玩笑的说:「这娘们够骚吧?」小东没有回答,笑着对着我
    沾满淫液的手拍了一张照片。老婆双手捂住红的发烫的脸,娇嗔着连声说讨厌,
    但我却发现她在指缝中一直偷瞄着小东。
    我们稍事休息了一下,我再次跪到了琳琳的两腿之间。她的骚屄由于刚才极
    度的扩张,仍然张开着,好像随时准备迎接男根的光临。我握住了鸡巴的根部,
    上下晃动着龟头,在琳琳满是骚水的穴口来回的摩擦着。老婆的喘息声伴随着滋
    滋的水声再次急促了起来。
    我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慢慢的朝她的身体压了上去,鸡巴也随之没入了她多
    汁的淫穴。女人的阴道真的是非常的神奇,并没有因为刚才四根手指的狂捅而变
    得松弛,她的整个穴口被肉棒撑到近似圆形,恰到好处的包裹住我鸡巴的根部。
    我的整条鸡巴在屁股抬起落下之间一次又一次的插入、抽出,琳琳很快有了反应,
    扭动着身体迎合着我每一次的冲击。
    小东在床边四处的游走,寻找着适合的角度,不时的按动着快门。我能感觉
    到他在我身后的两腿之间,一张一张的拍下我们结合的部位,心里刺激得一阵阵
    悸动。
    「大哥你真棒啊!操的姐姐流了好多的水啊!床单都湿了一大片,操她,使
    劲操她,大哥加油!……」。
    听着小东的淫词浪语,我激动的不得了。琳琳害羞的紧紧搂住了我的脖子,
    我能感觉到她颤抖的呼吸,轻轻的吹在我的肩头。
    「骚货!爽不爽啊?」。
    「嗯……好……好舒服……那里……好舒服……啊……」。
    这样操了她一会,我示意她松开双手,握住了她的双腿放到了自己的肩膀上,
    继而用整个身体的重量压了下去。琳琳的身体被挤压到最大的程度,两条玉腿在
    我的肩头摇晃着,显得格外的性感、修长。我高高抬起屁股然后猛的砸下去,坚
    挺的肉棒一下子捅到了淫洞的尽头。
    琳琳被这直插到底的猛的一砸,情不自禁的浪叫了一声。她的这声呻吟极大
    的刺激了我,让我有一种想操死她的冲动。我一下一下猛的插入,每一次都比上
    次更猛,更狠。
    「骚货,你喜欢吗?」。
    「我……我……啊……我……喜……喜欢……啊……」。
    「喜欢什么?」。
    「我……喜欢……啊……喜欢你……操我……」。
    「喜欢被他看吗?」。
    「……啊……喜欢……我……喜欢……」。
    「想让他操你吗?他还是处男,会很爽的」。
    「……不……啊……啊……不可以……啊……你……干死……干死我吧……
    啊……」。
    也许只有这种情况下,我才会问出这样的问题,而她的回答竟让我有些沮丧。
    小东的脸上也显露出失望的神情。
    我报复一样的狂轰着琳琳的骚屄,每一下都操得她浑身一抖,很快她紧紧的
    抓住了洁白的床单,紧咬银牙,高潮了。而我也恰到好处的紧顶着她阴道的尽头,
    迸发出一股股浓浓的精液,射得她的骚穴一紧一紧的收缩着,夹得我整个人似乎
    都飘了起来。
    当我拔出鸡巴的时候,小东及时的把相机对准了琳琳刚被操过,沾满了骚水
    与精液混合液体的阴户狂拍。老婆经过了这一战,好像已经适应了小东的拍摄,
    任由小东肆意的拍摄着,甚至她还面对着镜头露出了一个满足的笑容,两条腿也
    分开得更大了。
    小东和我相视一笑,我们的计划已经顺利的完成了第一步,这场近似疯狂的
    淫妻大戏也只是刚刚拉开了帷幕……。


人妻女教师堕入深渊
群交的快感1(绝对淫荡)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