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影視 -  FBzip.Com

[淩辱情感] 小老婆KTV的同事

[复制链接]
[db:作者] 发表于 2020-11-17 16:25:0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我不是..心甘情.愿..喝下.这一杯..只是.怕....」电话声响起。听电话音乐声,我知道是以前在KTV上班,也是我的『外婆炮友』小洁打来的。
  「喂,想我吗?」
  「你几点下班?」
  「干嘛,下面羊死了,想跟我打炮喔?」每次跟她讲话,都是直来直往,而且都非常黄。
  「是啦,我们有两个多礼拜没在一起了,想死你了,对了,我现在在经国路跟朋友合伙开店,下班过来坐坐,好不好啦?」
  「今晚我有个饭局,吃完饭再看啦」
  「好,等你唷,拜拜」
  等到吃完饭,一看手錶才八点五十分,就打电话给小洁,问清楚店名及地点后,直接开车到她店里去。
  「亲爱的,您真的来了」一进门,小洁就靠过来,挽着我的手进去,找张沙发坐下去。
  「喝什么酒?」小洁问我。
  「生意不错吧,妳这里消费怎么算?」
  「我们先拉拢一些客人,所以小姐坐檯一节两个小时算五百,她们会一直转檯。我们是自己人,我看由她们自己来坐檯,你就给她们小费,不要算檯费,这样比较划得来,另外小菜及酒钱,看喝多少另外结算」
  「好吧,就这样啦,一切就由妳去处理」
  小洁先拿一手啤酒,倒入大公杯与冰块一起溷合。
  「小祈,等一下小姐来,你小费不要给太多,一个人两百或三百就好了,不要像凯子一样,把这些小姐味口养坏了,知道吗?你先坐一下,我去炒两个菜给你下酒」,小洁就离开去张罗了。
  我又像孤儿一样一个人坐着,我自己倒一杯啤酒,自己喝起来。
  「先生,我叫楚楚,怎么称呼?」楚楚坐到我旁边,自己倒一杯酒后,端起酒杯微笑问我。
  「妳好,我叫小祈」。我看楚楚,她的脸蛋长相属于中上,年纪大约30岁左右,是我喜欢的形,今天她穿着连身像礼服黑色长裙,胸部整个包覆着,圆滚滚非常饱满,大概有D罩杯吧。
  一下子又来了两个小姐,她们自我介绍,一个叫糖糖,一个叫佳佳,她们脸蛋普通,但胸部都很大,都有C以上,三个女人分别轮番上阵敬酒、閒聊。
  我把喝完的酒杯放到桌上时,看到对面佳佳粉红色迷你裙,两腿间露出白色半透明内裤,佳佳刚好弯身拿大公杯要跟我倒酒,两腿稍为张开,刚好看到她两腿间内裤内黑黑的一佗阴毛,忽隐忽现最美了,看的我小弟弟都要冲动起来。
  坐在我旁边的楚楚看到我的样子,她眼睛也看过去,她知道怎么回事了。
  「小祈,很漂亮,很性感哦」楚楚笑着说
  「不错看内,我喜欢,楚楚,我们一起对唱秋雨彼一暝吧」
  我就跟楚楚两人对唱起来。
  唱完后,糖糖说:「来,唱歌的喝酒。小祈哥,你唱歌好有感情,很会唱内,我也要跟你对唱」糖糖把我的酒杯拿给我,我找楚楚一起乾了一杯。
  「好啊,你点吧,反正来这里,就是要唱唱歌,喝喝小酒,轻鬆一下」
  点完歌后,糖糖就坐到我旁边,并把我的手拉到她胸部,环抱着她的胸围,斜靠着我一起唱歌,我手掌隔着胸罩摸着她柔软的肉球,等唱完歌,糖糖的头靠到我肩旁,她好像在享受被我小手抚摸胸部的快感。
  「哦!趁我不在就爬牆喔,爱别的女人,很爽喔」小洁端了两盘菜放到桌上,生气的说。
  「二姊,妳很小气内,妳也知道,我们这些姊妹都没有老公,姊夫借用一下,又不会怀孕」糖糖开玩笑的说。
  「拜託,合着我是东西物品,让妳们随便交换用的喔,妳们这些女狼,一个接一个换来换去,我肯定会被搾乾」我笑着开玩笑的说。
  这些女孩知道我跟小洁的关係,全部也没大没小,说说笑笑,没有距离的唱歌喝酒,不知不觉已经11点半了。店里已没什么客人,小洁便提议到二楼包箱内打麻将,我告诉小洁,因为明天要上班,只能打一圈。
  抓风后,我问她们打多大,佳佳说,打好玩的,就打一百二十吧,大伙同意就开始玩,小洁坐我下家,佳佳坐我上一家,而另一位叫宣宣的坐我对家。而楚楚跟糖糖坐我后面看我打牌,旁边也站了两三位小姐插花。
  「今天三娘教子,我看我稳死无疑,我要把贞节牌坊立起来,守住就好了」我开玩笑的说。
  佳佳把右腿放在椅子上,把腿张开,露出透明内裤,裤底饱饱的,并且上方网状蕾丝,整个黑黑的阴毛都看的很清楚,笑着对我说「姊夫,多放些给我吃!」还故意把手指往阴部指着说。
  「佳佳,妳的内在美有够漂亮,男人就是喜欢这种性感小内裤,不过,正经点,打牌最忌讳色了,妳这样子,我会输死」
  第一把,佳佳就自摸了,小洁一直唸,怪我都不打牌给她吃,天啊!冤枉ㄚ,我才打四张牌ㄝ,我也是千百个不愿意。
  不过,接下来,我连续自摸四把,我想本钱有了,心就大了,轻鬆打,就当起小日本神风特攻队队员,完全不怕死,往前冲,打牌完全没有枪子,但也很奇怪,不知是不是已过了子时,神明交班了,我的运气特别好,一下子就听牌,打的牌也都不会放枪,结果佳佳连续放枪两次给我,一直碎碎唸。
  糖糖说「姊夫很会打牌,运气也很好,进来的牌很乱,但一摸牌,每个都进中洞,一下子就听牌」
  「是啊,我这个人最喜欢中洞呢,而且最喜欢吃洞里流出的山泉水,可以提神又可养颜美容,等一下妳的中洞给我吃喔」
  「小祈,你正经点,疯疯巅巅,一点形象都没有」小洁抱怨的说。
  「不会啦,小祈哥讲话都好风趣喔,--碰--」宣宣接着说。
  打到南风底时,我大连庄,一直自摸连到六了。一抓完牌,我把牌组排好,右手抽起七索,楚楚跟糖糖不约而同「啊」的一声,我喊一声「天听」,就丢牌。
  我的牌是『东、东、东、西、西、西、南、南、北、北、北、中、中、发、发、发』,听南风、红中。一看,我吓了一跳,重新再看一次,从我打牌至今,第一次拿到这种牌,而且连六又天听,又全部都是大字,真是走运了。
  小洁说「真的,还假的,看清楚一点,不要等一下相公了!」
  「是真的,大家要好好的打,小心喔,小祈哥的牌非常漂亮,而且台数很多呢!」楚楚说。
  摸第一支牌七万,没有,就丢出去。等到摸第二支牌时,一摸有希望了,我马上大声说「通通不要动,自摸」,结果自摸南风,运气真的不错,大四喜、天听、碰碰煳、字一色、五暗刻、庄家连六拉六、自摸,哈──哈。
  在场所有女人干声四起,没想到今天我破了三娘教子魔咒。并给糖糖及楚楚两人每人吃红两佰,还故意开玩笑说,一定是糖糖或楚楚穿红内裤、或者没有穿,坐我旁边,带给我好运,才会这么旺,糖糖也笑着说:「我没穿,你也知道」。
  终于一圈打完,心想有赢了,就跟三个女人说,欠的就当吃红,不用给了。她们三个一直说要上诉,但我说之前已经说好了,只打一圈,我要回家。另有一个女孩叫小玉的说她要玩,顶我位置,我就下楼离开了,她们慢慢『乔』。
  出了门口,正要开车门时,楚楚到我身旁说:「小祈哥,喝了酒,不要开车,危险啦,到我家睡好了」,没想到楚楚这么问我。
  「咦,楚楚,妳男朋友呢?」我想她一定喜欢我了。
  「我没有男朋友及老公啦,之前,小洁常在聊天时,谈到你人很不错,对你讚赏有加。今晚人家一坐到你身旁时,就感觉你人很风趣,对事情见解观念很好,跟你又很谈的来,走啦?」
  其实我一进店里时,我第一眼看到楚楚时,我就已经对她有好感,只是碍于小洁的关係,我不敢太嚣张。
  「好吧,那就谢啦!大恩大德,小弟此生无法回报,只有来生以身相许囉」
  「给你个机会,不用等来生,现在就可以」楚楚也笑着说。
  到了楚楚家,我就把她抱住亲吻,一隻手隔着丝质衣服摸她的胸部,她的胸部真的非常大又软。摸了一阵子,楚楚说一起去洗鸳鸯浴。我们两个一起脱衣服,楚楚把她黑色连身裙脱掉,她的内衣裤是红色的,都是丝质薄纱透明的,可以看到她的乳晕不大,奶头约中指大小,下面的毛也不多,形状很整齐,应该是有修剪整理过,非常的性感。
  我们泡在按摩浴缸,我坐在她后面,两手抚摸她的胸部及阴蒂。
  「楚楚,妳长的不错,身裁条件都还不错,为什么没有男朋友呢?」
  「小祈,其实我们上这种班的女人,有很多都被男人骗了,所以心里会怕。不知道为什么,我一见到你时,觉得我们两个蛮有缘的,你跟那些来店里的男人不同,我才会找你,你不要想说,我是个随便的女人」
  「哎,我也不是随便的人,我是给你方便」我笑着开玩笑的说。
  楚楚知道我喜欢开玩笑,然后说用手指指着我的额头说:「那还真的要谢谢你的恩宠囉,我们到床上,好吗?」
  一到床上,我们两个拥抱着热吻,一手用手掌轻捏她巨大柔软的乳房,偶尔用指头轻挑她的奶头,或用两指轻夹,楚楚的奶头,一下子就硬挺起来了。
  「呀..嗯..嗯...嗯..」楚楚嘴中发出轻轻的声音。
  我用舌尖舔她的颈部,一直往下舔,舔到她的奶头时,「啊...嗯..嗯..好舒服.哦.小祈.嗯.好痒喔..嗯..哦.嗯.嗯.」
  楚楚双手抓着我的头。我一手轻摸,揉她的阴蒂,楚楚身体震了一下。
  「啊.好..舒.服..嗯..小祈..好痒.哦..轻一点..嗯.哦.不要咬.我的.奶头..会痛内..嗯..」
  我的舌头一直舔下去,舔到她的阴毛时,看到她整个阴唇都已经湿淋淋,连屁眼也都是水痕。
  我将双腿张开,跨跪在楚楚脸上,楚楚用手把包皮往下拉,让整个龟头完全露出,马上用她的小嘴含进去,然后用舌头挑打我的龟头,再将头上下摆动吸含。
  我们这样69式互舔了约七八分钟后,楚楚嘴巴离开我的阴茎,改用手抓着套弄我的阴茎,嘴中发出「嗯..嗯..哦..嗯..」的声音。
  忽然,楚楚用嘴唇轻轻含住我的两颗卵蛋,而且用舌尖轻挑,我的阴茎挺的笔直,楚楚停止手上下套弄,而用手掌轻揉,磨我的龟头,真的好爽哦。
  我用舌头顺着小肉缝上下舔她的阴道,楚楚的水越流越多。
  「哦.小祈..我.受不了..快.上来..我下面..里好痒..哦.」
  我站起来,楚楚把两条腿张的开开的,我跪在楚楚两腿间,握着我的阴茎轻打她阴核位置,用手指把她的阴唇向上拉,再用龟头摩擦顶她突出的阴蒂。
  「祈哥..不要..折磨我了..哦...我已经..受不了..快...快.给我..痒死了..哦..哦.快插进来」
  我看她的阴道张个大口,她的淫水也一直流出来,连下面的床单也有一点点湿。我拿起一个枕头放在楚楚的臀部下面,让她整个下半身稍为垫高挺起,我将龟头顺着她细缝上下摩擦,整个阴唇及我的龟头都沾满了楚楚的淫水,对准她的洞口,一下插入到底。
  「啊....轻一点..好痛..我已经有一阵..没有做了...会给你..插.破掉..先慢..慢.动..让我..先适应.一下.」
  「哇..楚楚.妳的小穴..好紧哦」我不敢太鲁莽,所以先不抽动,享受着整支阴茎被小穴包着的感觉。我的舌头舔她的耳根,有时楚楚的阴道内会滴几滴水,浇在我的龟头上,阴道也会收缩蠕动三四下,那种感觉好舒服,我的龟头也一直点头打招呼,一下一下顶在楚楚的肉壁上。
  「嗯..祈哥,你动一动吧,嗯,下面..越来越.痒」
  我不客气的抽出我的阴茎,在阴道口来回蜻蜓点水的抽动。
  楚楚很保守的轻哼「嗯...嗯..嗯..」
  约抽插了五六分钟,我改变大起大落插法。
  「滋滋滋..哦..哦..嗯.就这样..好爽ㄚ..哦..哦..」楚楚叫声也跟着变化。
  我把整支插到底,龟头慢慢旋转摩擦,阴毛也摩擦到她的阴蒂,并用舌尖轻舔奶头及乳晕。
  楚楚有点受不了,一直把屁股顶起,并把手指放在阴核处自己划圈圈揉着。
  「嗯...嗯.哦..嗯..嗯.哦.嗯.嗯.嗯.」她的声音越来越急促,手指划圈圈速度也越来越快。
  我知道她快到高潮了,忙将阴茎快速抽插,楚楚见我动作,手指停住,放在阴毛上,眼睛微闭,我见她如此,改变缓慢的抽动,楚楚的心情跌落到深谷。
  「小.祈哥..拜託啦..哦.快一点..别逗.我了.好痒.我要来了」
  我又快速抽动,等到她快来时,我又慢下来,搞的楚楚咬牙切齿,好像快哭出来,很痛苦的样子,她把两隻手抱着我,用力往下按,屁股也上下摇摆。
  看她这么难过,决定可怜她,便直起直落抽动。
  「就这样...快一点..我快来了...哦..好爽..小祈.我爱死.你了..嗯.你搞的我..好爽..ㄚ..滋滋..哦..哦..不要停..用力..哦..哦..阿.」
  楚楚双手抱紧我,全身震了一下,她的阴道内喷出一股暖流,阴道也收缩,她终于高潮了。
  我的阴茎仍然在她阴道内慢慢抽动,看楚楚嘴唇蠕动微开,我想她已回神了,就开始以正常速度抽送。
  「啊...哦..哦..哦...嗯..嗯..哦..哦..」
  「祈哥..你好会..做爱哦..弄的我.好.爽...好.舒服.喔..难怪.小洁..都说你.好话..滋.滋.滋..哦...祈哥..就这样..好爽.啊..好久.没这么爽过..今天.我过瘾了..以后..我一定.只..给你干...嗯..哦..哦..爽死了..」
  「哦..嗯...嗯..嗯..哦..哦..哦.哦.我.又要来了..要.死了.不要.停.嗯..哦.插快点.哦.哦.」
  「楚楚,你下面夹的我也快出来了」
  「哦..哦.滋滋滋..哦.哦.快来了..好.舒服..哦.哦..」
  我加快抽动速度,十下左右插到底,龟头旋转乱捣一圈多,再拔出抽动。
  「哦..哦.哦..快.啊.嗯...」楚楚全身抖动,身体僵直,阴道内一股接一股阴精喷在我的龟头,我不停的抽动,并用姆指按揉楚楚突起硬硬的阴蒂。
  过了约一两分钟,楚楚受不了刺激,抓住我的手,不让我揉她的阴蒂,把我手拿开,两手抱紧我的背,并用力往她身上按。
  「祈哥..嗯.嗯.我受不了了..下面..好麻..又会...出来了,你体力..这么强,到现在..都还没射出来..哦..哦..好爽喔..快..快用力插..把我的小穴.插的.爽死了..我.爱死你了..哦.滋滋.」
  我已经气喘如牛,汗滴滴到楚楚的胸部,约抽差了五六分钟,我抓起楚楚的腿,把她身体上下摇摆,楚楚因为这种上下抖动,她的两手把床单越抓越紧,龟头摩擦肉壁,我也有射精的念头。
  「嗯..嗯.我又要.来了.滋滋滋.哦.哦...啊.」楚楚又高潮了。
  楚楚的阴道夹放夹放,大量阴精喷洒整个阴茎上,我的龟头开始膨胀,「啊,楚楚,我也要来了」,我加快抽动,便把浓浓的精液射进楚楚的子宫内。楚楚双手把我抱的紧紧的。
  我趴下去,亲吻她的脖子,楚楚本来软趴趴的身体,震了一下,也张开嘴唇跟我又吻起来了,我的阴茎慢慢软下来,我抽取床旁的面纸,把阴茎拔出,看到楚楚阴道张的大大的,红红的小穴流出白白的精液跟楚楚的淫液,把面纸塞在她的阴道口。
  我走出房间,到浴室清洗一番,一下子,楚楚也进来用莲蓬头冲洗下体。
  我出了浴室,有一间房间门未完全关紧,而且有女孩子呻吟声,因为我没穿鞋子,就轻轻走过去。一看里面,原来是宣宣不知什么时候回来,她上身只剩下浅蓝色胸罩,下半身没有衣物,浅蓝色小内裤放在枕头上,她右手抓着跳蛋,在阴核处来回摩擦,左手自捏胸部。
  楚楚一出浴室,看我在偷窥,她走到我身旁,用食指放在嘴唇「嘘」,她也跟我一起看宣宣的表演秀。
  看的我软掉的阴茎又翘起来了,直吞口水,楚楚发现我的生理变化,伸出小手轻抚我的小弟,过了三五分钟后,她蹲了下去,就用舌头上下舔弄整支阴茎,一下子她便整支含下去,又吸上来,一隻手也顺着我的阴茎上下套弄,我也用一隻手抚摸她的头髮。
  楚楚大约帮我吸了三四分钟,她站起来,在我耳边轻声说:「我先进去,等一下看我手势,你再进来」。
  楚楚进去后,我在门外一边看春宫表演,自己用手套弄阴茎,我看到楚楚她躺到宣宣身旁,亲吻着宣宣的脸颊,并把她的胸罩脱掉,宣宣的胸部大概有B罩杯,楚楚一隻手抚摸着宣宣的乳房,大约四五分钟后,楚楚用手招我进去,并把手指指向宣宣的阴部。
  我轻轻推门进去后,蹲在宣宣的阴部前面,看到她细细带点红的小肉缝,忽开忽闭的,旁边已淫水泛滥,我嘴巴嘟起,往她的小穴轻轻吹口气,我伸出舌头舔了一下她的阴道,宣宣吓一跳,身体震了一下,要爬起来,被楚楚压下去,我把她两条腿抓起弓起,嘴唇堵住她的阴道口,吸食她的淫水。
  「啊..嗯.哦.哦..姊.妳.怎么联合.外人.欺负我..嗯.哦.」
  「可爱的妹妹,祈哥很强,刚刚姊就给他弄的死去活来爽死了,现在让他来帮妳,总比我们平时自己弄还爽」
  「我..回来时..哦..就看到.你们.滋滋.两个在大战..看得我受.不了.就.先去洗藻..嗯.嗯..自己就拿..跳蛋..自己来..嗯..哦.哦..祈哥..你舔的.我.好舒服..哦..好痒.喔.」
  刚刚我跟楚楚做的太专注了,没注意到有人在偷窥。
  后来我才搞清楚,原来宣宣是楚楚的亲妹妹。楚楚已离婚,没生小孩;而宣宣还没结过婚,之前有个男朋友,但成天靠宣宣养,整天跟宣宣要钱,搞的宣宣负债累累,整天吵架,后来两人就分手了,所以两姊妹一起租房子住。
  我用舌头左右翻捣,宣宣的阴唇越来越开,我把舌头稍为捲起,顺着小肉缝顶进去,又出来,我的一隻手,把宣宣阴唇向上轻拉,宣宣的阴蒂更加突出,我另一隻手取过宣宣手上的跳蛋,轻轻在阴核四週打转摩擦,有时又滑到阴唇,在阴道口塞入、抽出震动着。
  整个跳蛋都沾满宣宣的淫水,我的嘴唇也湿淋淋的。我继续用舌头舔弄她的阴道,宣宣水越流越多,我也不停的吞食进去。
  「祈哥...不要再.舔了..哦..爽死了..我受不了了..快上来.给我..像..刚才你插..姊姊.一样..哦.哦.」
  我跪到宣宣两腿之间,把她两条腿抬起放在肩上,拿个枕头放到她屁股下面,她的阴道开的很开,两片阴唇上面亮亮的水痕。我把我的龟头在她的阴道,左右上下磨了几下,就慢慢插进去。
  「嗯...滋滋..哦..好舒服喔..嗯.」
  「宣宣,你的小穴好紧喔」
  「祈哥,先慢慢.动..我已五六个月..哦..没跟男人.做.你的..懒较.弄的.我有一..点点..胀哦.又很.痒..哦.嗯.」
  楚楚用舌头舔宣宣的奶头,左手抓捏宣宣的乳房,右手弯到自己阴部自摸。
  「楚楚,妳跨在宣宣嘴上,让她帮妳舔」
  我放下宣宣的双腿,楚楚蹲上去后,宣宣用手把她的阴唇分开,舌头就舔上去了,我看宣宣带点暗红的小乳头,便一手放上去抚摸着,下面也慢慢抽动着。
  「哦..姊.妳流好.多水.喔.」
  「嗯.妹妹,..妳.嗯.舔的我.嗯.好舒服.嗯..嗯.」
  「祈.哥..哦.哦..你插的..我好爽..哦..」
  我把手伸到楚楚胸部揉着,楚楚的奶头好硬又挺,宣宣的阴道比较靠后面,我把阴茎抽出。
  「楚楚妳躺在床上,宣宣妳跪着,我从后面插」
  楚楚躺好后,宣宣的头便趴下去,继续帮楚楚舔,我抓着硬挺的阴茎,从后面插入抽动着,宣宣的两个奶,跟着摇晃,我把一隻手指放在宣宣的屁眼上打转抚摸,宣宣整个臀部马上用力夹紧,相对阴道也夹了一下,舒服极了。
  「哦..祈哥.不要.弄屁眼..插的我.嗯.好爽」宣宣叫喊着。
  我两个蛋蛋前后摇摆,一下一下撞到宣宣的阴核,不知道宣宣是痛还是痒,把手轻轻扶着我的蛋蛋,不让它撞她的阴部。
  「哦..妹妹.揉快点..哦..哦..姊姊.要来了..哦」
  我看宣宣侧面舔着楚楚的屁眼,并把跳蛋放进楚楚阴道内,一下塞进去,一下抽出来,抽出来时,有时把它放到阴蒂处震动轻揉。楚楚身体抬高抖了好几一下,宣宣把嘴唇贴到楚楚的阴道,舌头一直舔动,楚楚喷出大量阴精淫液。
  我把手指有时轻插宣宣的屁眼,宣宣也习惯了,不再紧’张,整个臀部放鬆,我把指头浅浅的插入,再抽出。
  「哦..祈哥.你弄的.我好.爽..太舒服了..哦.我要来.了...插..快点..哦..嗯.哦.哦..」
  我两隻手抓住宣宣的臀部,推出再用力拉回,宣宣头部趴在楚楚大腿旁。
  「哦..滋滋..哦.我要来了.哦...」
  宣宣两手紧抓着床单,双腿软下去,整个身体趴在床上。
  我停止作动,趴在宣宣身后,舔着她的耳垂,约三四十秒,宣宣回神了。
  「宣宣,舒服吗?」我一边吹气进她的耳朵,一边问她。
  「哦,祈哥,真的给你弄的很爽」
  「莉婷,刚刚我也是给他插的死去活来,真的很爽,妳前姊夫都没他这么行」原来宣宣本名叫莉婷。
  「是啊,祈哥的那一根还插着我的下面呢,把我整个阴道塞的满满的,姊,我刚刚出了很多水,好累喔,你帮祈哥弄出来吧!」
  「莉婷,其实我个人认为,做爱是一种感觉,不一定要射精出来,感觉是最重要的,妳姊今天也出了很多水,她也累了,我们先睡觉好了」
  「那祈哥,你先拔出来,我去清洗一下」
  我把硬挺的阴茎拔出来后,莉婷嘴巴吸含我的阴茎五六下后,就去浴室清洗。
  我侧身躺到楚楚身旁,抱着她,摸着她的乳房「楚楚,我每次喝完酒,就会想把小弟弟那口痰吐出来,今晚谢谢妳了」
  「祈哥,不要这么说,我们姊妹才要跟你谢谢了,你不要笑哦,我们女人也是需要的,只是不敢随便找男人来做,平常我们都嘛是自己自慰解决,偶尔两人互相帮忙弄呢,你刚才说做爱感觉最重要,真的一点都没错,很多人认为大或久才会爽,其实,男人只要硬挺最重要,时间太久,反而我们女人会不舒服」
  「楚楚,时间不早了,我想把小弟弟插着睡,好吗?」
  「祈哥,我下面刚刚给你插的有些红肿,我看等一下,插莉婷的,好吗?」
  「姊,我已经够了,我不要再做了」
  「不是啦,我是说让祈哥的懒较,插着你的小穴,这样睡觉啦」
  「怎样插着睡」莉婷还搞不清楚怎么回事。
  「莉婷,妳躺着,我把懒较插进去,妳把脚放在我大腿及肚子上」
  我把莉婷的阴唇用手指张开,阴茎插到莉婷暖暖的阴道内。
  因为我精神很好,还睡不着,便把手指轻轻按到莉婷的阴蒂上,她的阴蒂也像心脏脉搏一样跳动着,我轻轻一按,阴道就会滴几滴水,阴道也跟着收缩一两下,阴茎被轻轻的夹放,那种感觉好舒服哦。
  大概约五六分钟后,莉婷整个屁股都是流出的水,她也把屁股往上顶了几下,我想今晚不要闹她了,便把我的阴茎拔出来,看一下时间,已经六点多了,转到楚楚旁,抱着她的大奶睡觉。
  第二天,醒过来时,已经十一点多,乾脆打个电话不上班了,楚楚听到我打电话,也醒过来,伸手抚摸我硬挺的阴茎,然后嘴巴帮我套弄,我匆匆把电话挂断,跟她做爱做的事。
  莉婷也因为床上地震也醒过来,自己自摸着,等楚楚高潮后,我就让莉婷侧身躺着,一隻脚放在我肩上,插入莉婷的小嫩穴,偶尔往她肚子方向顶,这种姿势,莉婷好像蛮有感觉,插的她来了高潮两次,我也将微热浓浓的精液,射到莉婷子宫内,莉婷把面纸塞住阴道,我们三人又继续躺下睡觉。
  后来楚楚给我一把她们家的钥匙,从此,她们两姊妹偶尔会个别打电话私下找我到她家叙叙旧,有时她们两个会一起共事一夫,但她们绝不给小洁知道,我跟她们有过关係。真的是男欢女爱,各取所需,我爱死她们两姊妹了。


和別人的女朋友幹炮
刷油漆原来可以这样喔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