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影視 -  FBzip.Com

[人妻亂倫] 生了孩子的表姐

[复制链接]
[db:作者] 发表于 2020-11-21 20:28:3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自从参加了工作来了A市,我每周都会去我表姐家一趟,无他,泄欲尔。
表姐属马,正值少妇年华,是小学教师,丈夫是大她十七岁的一个政府官员,二人育有一女。
表姐当初拼死拼活考上了研究生结果却只能在A市做一个小学教师,一个月四五千块钱的工资,对生活虚荣的表姐来说实在捉襟见肘,后来就结识了现在的丈夫,在这个老男人的甜言蜜语里迷失了自己,不顾家人的反对毅然决然的嫁给了大自己进二十岁的男人。年龄的差异导致了他们的婚后生活并不和谐,丈夫正是事业上的上升期,身体上的滑坡期,表姐在精神和身体上都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空虚,弥补这份空虚,舍我其谁!
(一)表姐给的性启蒙
我对表姐垂涎已久,我们的故事算起来已经有十余年了,那时候我和表姐上同一所中学,我初中她高中,因为我家离学校较近表姐就住在了我家,因此我们常在一起写作业,高中时期表姐的身体已经发育的十分完美,圆润的乳房和雪白的大腿都是我揩油的对象,因为长在一起打打闹闹表姐也习以为常。真是单纯呀!
如果长此以往倒也没有什么,直到有一次我早晨被一泡尿憋醒闭着眼睛在坐在马桶上的表姐面前掏出了因为憋而雄起的老二,被吓到了的表姐眼看我就要滋她一脸竟然一把抓住我的小弟,打了一个机灵的我终于睁开眼睛看着眼前的一幕:穿着睡衣的表姐一脸惊恐的看着被她握在手中的男性生殖器。看到这一幕,我的大头和小头瞬间冲血,老二更加膨胀起来,我不禁往前拱了一下,鬼头点在表姐的鼻尖,突如其来的变化终于让表姐清醒过来,明白了发生了什么事却又不知道该怎么办,只好一手继续握着肉棒一手死命推在我的腹部,我们就这样无声的挣扎了近一分钟,当初还是雏的我那经得起这样的刺激,来自男人的天赋与本能,我不断的把腰往前顶,鬼头不断的碰到表姐精致的脸庞上,老二终于经不住在表姐柔若无骨的手中的不断摩擦,猛地大爆发出来,只有在梦中有过的刺激感觉在那一瞬间冲上我的头顶,整个身体都不断的颤抖,我盯着表姐,精致地脸庞已经被近距离喷射出来的精液糊满,小嘴惊讶的微张,我脑子短了路似的竟把依旧充血欲裂的老二往表姐张开的小嘴了塞,或许是为觉终于唤醒了她,表姐清醒过来,松开一直握着我老二的手猛地站起,给了我一巴掌就要离开,突然..就在此时外面的灯突然亮起,响起了我妈的声音
【谁在外面,怎么了?】
看来我们争执的动静吵醒了她,我急忙捂住表姐的嘴把她按在马桶上说【没事,有个蚊子一直在这叫】
等到外面的灯暗了下来,我才突然感觉到腰上一阵疼痛,原来是表姐的指甲已经馅到了我的肉里,经过这一疼我才明白过来,松开捂着表姐嘴的手,看着因为她脸上精液的原因竟在我拿开手的时候扯出了几道晶莹的细丝。看的我浴火重生,还好此时我们都已经清醒,明白了现在的状态:表姐坐在马桶上抬头看着我,我面对表姐跨站在她身前,刚软下去的肉棒又一次战旗高举,可这一次表姐没有给我机会,一把把我推开,就要走,此时我才发现我竟然一直忽略了表姐一直裸露的下半身,匆忙之间只看到一片乌草丛生,其中似有粉肉隐现。
表姐挤开我匆忙离去,剩下一个我战旗高举,最终只能坐在马桶上等着它低头,奈何脑中不断浮现刚才的荒唐淫荡的场景,老二竟愈发不可控制,我只好学着表姐用手握住我的小弟来回套弄……
(二)表姐的等价交换
经过厕所那件事之后,我和表姐之间好像有了隔阂,见了面也不说话,也不在一个房间里写作业了,一个家里这样的变化是很能感觉到的,终于在第三天吃晚饭时我妈当起了和事佬,把我们一通哄,让我给表姐道歉,一直以来我都想和表姐道歉,可是一直没有机会,这次终于有机会了,我站起来,对表姐真诚的道歉
【姐,对不起,我不该那样做的,我当时真的什么也不知道,对不起表姐,下次我一定注意!】
妈妈还以为是我们在学校发生了什么,急忙符合着说【不知者无罪,小强知道错了,小杰你就原谅她吧,他下次一定注意,妈妈扭过头又对我说:以后不能再惹姐姐生气了!】
显然妈妈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下次还有下次,我这才知道自己说错了什么,还好表姐,没有抓住这句话在说什么,只是红着脸点了点头。
吃过饭,我们各回各屋去写作业,妈妈拎着我的耳朵把我送到表姐屋里,对表姐说【你们在一起写吧,不会的问问你姐,姐弟俩有啥过不去的?】
真是神助攻,我安静的趴在表姐旁边写自己的作业,眼睛却禁不住的一直往表姐那边看。
【看什么看,管不住自己的眼睛吗?】表姐终于受不了我的眼光
【姐,我错了,我当时真的脑子一片空白,我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你就原谅我吧,我知道错了】我向表姐不断的撒娇。
【胡说,那东西长在你身上你管不住?我看你就是色胆包天】
【真的不怪我呀,我真管不住它,更何况当时是你抓着它,我就更管不住了】
【你,你是想挨打】说着表姐就扑了上来把我按在床上,可是尽管她比我大上几岁,可毕竟是个女孩子,很快我就反败为胜把表姐掀翻把她压在身下,看着她凌乱的头发,脸蛋因为刚才一番打斗竟是娇艳欲滴,我忍不住說【姐,你真好看】
听到这一句,表姐原本紧绷着反抗我的身体不禁松了一些,看我的眼神都有些迷离了,我忍不住俯身吻了上去,包裹住表姐香香软软的嘴唇不断的吮吸舔舐,舌头叩过牙关和和表姐的舌头缠在一起。
不得不说男人在性爱这一方面是占据主动并且是本能的占据主动,表姐双拳紧握却投降一般放在头顶纹丝不动或者是不知所措,而我的手不断的在表姐身上探索:摸索着撩开表姐的衣服和表姐的身体紧密接触,从腰肢顺着往上攀,终于真实完全的攀上了表姐高耸的胸脯,就像是探险家终于攀上了珠穆朗玛峰,一直以来的遐想在此刻实现,感受着表姐平时骄傲的触不可及的胸在我的手里变换成各种形状,感受着乳头逐渐变硬,不断的用手指搓磨,感受着表姐的身躯在我的搓摸下不断扭动颤抖,并发出哼哼的声音。
此刻我真的恨自己少长了几双手,两只手实在是顾此失彼!另一只手塞进表姐的裤子,表姐终于动作了,按住我的手想要阻止我,我怕表姐反应太过激烈放缓了我的动作,塞进裤子里的手当然不能抽出来,只是没有直奔目的地而去而是一把抓住表姐丰满的臀部,表姐因此放松了警惕,却没有发现我在她裤子里的动作使她的裤子不断的退了下去,满满的已经是半个屁股露了出来,她还依旧闭着眼睛享受,真是个天生的淫娃!
看着她迷离沉醉的表情,我不再沉迷于她的香舌而是燃起了拥有她的信念!我不断的下移,从下巴到脖子,从脖子到左胸到右胸,把脸埋在两个青春的,坚挺的乳房中间,从乳房又到肚脐,从肚脐往下,我终于看到了芳草菲菲,看到了山丘和峡谷,也许是我看的太久忘了抚慰我的表姐,她终于从迷离中醒了过来,看到自己被剥的只剩下裤子挂在膝盖上不禁羞愧愤怒,一脚把我踹开抱住自己的双肩泫然若泣,我满满的靠近她,抱住她说【姐姐,刚才你舒服吗?我很舒服,是一种很神秘的感觉,抱着你的时候真的控制不住自己,和你一样,我们都控制不住自己,我们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我们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可是我们都很舒服不是吗?】
我把表姐埋在双膝的头抬起来,盯着她的眼睛说:【姐姐,我喜欢你,是因为你太漂亮了,我控制不住自己,姐姐,你知道为什么吗?】
姐姐不停的摇头,不知道该说什么。
我从背后抱住她,噙住她的耳垂,双手轻轻的揉着她的乳房,【舒服吗姐姐,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可是我真的好想抱住你,可以吗姐姐?】她突然身体紧绷、颤抖,而后整个身体酥软无力的躺进我的怀里,难道是?
我看到被她重新拉上的她仅剩的一条内裤逐渐从内而外的被浸透,竟然是潮喷了!
机不可失,时不待我,我一把把表姐拉倒在床中央,转身把头埋在她的双腿之间,扒开内裤不禁想吟诗一首  芳草雨露喜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我轻柔的扒开有些杂乱的草丛,终于第一次清楚的看到了表姐的隐秘地带,我也许是除了她的父母和她自己之外第一个看到这里光景的人。看着那团粉肉随着呼吸不断的颤动,狭小的洞口有时竟像会呼吸一样律动,我不断的用手指试探,每一次试探表姐都会试图用双腿夹住我这不速之客,这让我有些着急,终于忍不住使劲扒开她的双腿把头埋进草丛之中,使劲的吮吸洞口不断流出的琼浆玉液,用牙齿厮磨洞口上方的小肉球,用舌头探进那条峡谷,那一刻我一定像是一个在捕食的穿山甲,尽可能的把舌头往洞里伸,以祈求得到更多的食物,而表姐此时已经是大汗淋漓,腰不断的拱起,双腿夹的我几乎喘不上气。终于又一次,洪水激流而出,只不过这一次,喷在了我的脸上。
我起身附在表姐身上,盯着她说,这次你喷我一脸,我们是不是够本了?不等她说话我已经吻住她,给她尝一下她的蜜汁,而我终于把我隐忍已久的长枪亮了出来,枪头早已是锃光瓦亮,蓄势待发,我瞄准洞口准备直捣黄龙的时候表姐竟突然来了力气,把我推开,认真的盯着我说,【不可以,那里不可以!】
男人是被下本身指挥的动物,我再次把她按倒,鬼头浸润在洞口,我顶着她双腿的阻力不断下沉,龟头已经挤进了了洞口,却又被表姐推了出去。
【我帮你】表姐突然低吼着说??什么意思,我没有明白。
【我帮你弄出来】什么弄出来,我要进去才对。
【我是你姐姐,我们不可以那样,我,我,我帮你,就像那天一样】表姐看着我说。
我终于明白过来,我在做的事是乱伦,是不被世俗所许可的,
【可那又如何,没人知道不就行了?】
【纸包不住火,做了就会被人知道】
【那你还要帮我】
【我也想,要你……帮我】
终于明白了,等价交换,我和表姐达成了共识。
我躺在床上,一手揉着表姐沉甸甸的胸脯,一边看着趴在床上一手扶着肉棒,一手上下套弄的表姐
【有点干了,你吐口唾沫呀】我不满的说
表姐果然听话,有些干的龟头瞬间湿润起来,我看到书桌上表姐的眼镜顿时来了兴趣,伸手拿过她的眼镜给她戴上,顿时又是一种不同的感觉,这是那个一本正经,秀气端庄的表姐吗?我啪的一声打在她的屁股上,惹得她一声娇哼。
【小强?屋里有蚊子吗?】妈妈的声音突然传来,表姐的动作突然僵硬,我又一巴掌拍在她的乃子上说【没了,拍死了】
表姐吃疼,狠狠地剜了我一眼,我看着随着表姐动作而前后摇摆的乃子恶趣味横生,
【姐姐,累了吗,要不咱们换个姿势吧】
【你想干什么,不怀好意!】表姐娇嗔到。
【我想要乳交,不用你动哦】我一边说着一边把表姐放平到床上,我跨坐在表姐身上,把雄伟的长枪放在两个肉包之间,表姐懂事的把乃子向中间挤,紧紧的包裹住长枪,我便前后抽动,如同骑马,看着以往端庄的姐姐在我的胯下用乃子给我服务,我就更加心情激荡,不断的加速,并抱住起姐姐的头, 每一次冲锋到尽头,龟头就会冲进她的嘴边,姐姐竟然也配合的张开了嘴,并用舌头在龟头上画着圈,见此情景,我不禁受性大发,从乳房里拔出长枪,跪在姐姐上方,把肉棒塞进她的嘴里,感觉着肉棒被一片温暖潮湿所包裹,姐姐不断的拍打着我的腹部,但也阻止不了我不段的冲击,我感到姐姐的舌头缠在肉棒上,想要阻止我的前进,姐姐的喉头不断地收缩,想要排斥我继续进入,终于这种压迫和阻止使我终于忍耐到了尽头,肉棒已经全部塞进姐姐的嘴里,我能感觉到龟头已经冲进了姐姐的喉咙,喉咙不断的收缩压迫着外来物,清晰的感受到龟头上传来的感觉,我不禁腰眼一紧,一股生命喷薄而出,而我可怜的子孙们还没有见到外面的世界就被他们的姑姑吞吃了。拔出肉棒,我已经大汗淋漓,而姐姐已经是涕泗横流趴在我的脚边不断的呕吐………
在此之后,我们的等价交换一直持续到她考上大学,当然,她对我的要求只有保密和温柔一点。
保密肯定是要保密的,温柔嘛,看她的表现了。
(三)婚后的表姐
见下章


《摄影奇遇之姐姐大人》作者:钓鱼的大叔
我与嫂嫂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