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影視 -  FBzip.Com

[古典武俠] 禁忌无罪

[複製鏈接]
[db:作者] 發表於 2021-1-11 16:37:29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今天是我跟老婆结婚的一週年,本来我们打算去西餐厅吃一顿烛光晚餐,以此来纪念我们的婚姻一週年。谁曾想下班的时候老婆打电话告诉我,她妈妈,也就是我岳母打电话让我们过去,岳母已经在家裡置办了一桌子丰盛的饭菜。岳母的意思是今年的週年庆,在她那裡过。我在电话中告诉老婆,西餐厅那边我早就订好了座位。而且,我一直觉得这週年婚姻,还得是在西餐厅比较刺激一些。老婆是个孝顺的女儿,说她妈妈守寡十年,一直孤独无依,家裡也冷冷清清的,她就喜欢热闹。
  听老婆这么一说,我想了一下也就答应了。
  晚上,华灯初上,皓月当空,我和老婆买了一些水果来到岳母家。岳母笑脸相迎,身上还繫着围裙,看那样子她此刻正在张罗饭菜。
  「你们先坐一会,马上就好——!」岳母显得很热情,也十分开心,她笑着说道:「今天是你们的好日子,你们不用忙活,只要等着吃饭就行,我一个人在厨房忙活就行。等好了我来叫你们端菜……」说着岳母便走开了。
  我跟妻子想了一下也就依了老人家的意思。岳母今年47岁,十年前岳父车祸,她守寡至今。好在岳父当年做生意留下了数百万遗产,她也衣食无忧。三年前,她从单位内退,每月还有三千块的退休金。总之她的生活很滋润,尤其是在物质生活上十分享受。这几年,她每天除了养花、遛狗就是做健身、美容。别看47的人了,可是看上去就跟37的差不多。脸上没有一点皱纹,眉如远山,眸若星辰,配上那性感红润的小嘴。加上那性感的身材,举手投足间都带着熟女风情。
  说实话,我不止一次幻想过跟岳母操逼的情景。
  岳母走后,我和老婆便坐在沙发上看电视。反正客厅也没别人,我就伸手过去在她的胸口揉搓。
  老婆的反应很热烈,她侧头笑笑:「怎么?又想操逼了?我告诉你啊,不许胡来,这可是我妈家,万一被她看到……」老婆是个开放的女人。至少,她在我面前一向开放。尤其是在床上,足以用风骚之极来形容。以前我们几乎隔一天草一次。不过最近一週我单位忙,体力,精神上都跟不上。所以四五天了都没做。
  今天週年婚庆,我的精神特别放鬆,心中的慾望也都慢慢涌动了。
  我并不理会老婆的警告,大手自顾自在她身上抚摸,最终伸向了长裙内,摩挲到了内裤。我在骚逼上摩挲了一阵,感觉老婆骚逼出水了。我知道她也动情了。
  毕竟都好些天没有操过了。对于她那样性感强悍的女人来说,这是无法容忍的。
  看着那紧闭的厨房门,我大胆的撩起老婆的裙子,将她那性感的黑色蕾丝内裤褪下,老婆的骚逼微微隆起,黑色的丛林中,一条肉缝是那么的清晰。我心跳加快,手指摸向老婆的骚逼。
  「不要,小心被妈妈……」她的话还没说完,我的手指已经插进了她的骚逼,湿湿地,热热的。老婆顿时轻吟一声,下意识的抬了抬她的臀,抬了抬腿,方便我的手指更加的深入。
  老婆的身子微微颤抖,鼻息咻咻,她似乎有点紧张,又有几分期待,骚逼裡面已经是淫水瀰漫,她已经很动情。
  或许因为这裡岳母的家裡,我的心情也十分激动。二话不说,我轻轻爬过去,将头埋进老婆裙内,嘴巴开始舔舐那已经出现淫水的大骚逼。
  「老公,我怕……」老婆带着颤音。我见犹怜,她是真的担心我们正在操逼,岳母出来。
  我噙住了老婆粉嫩的阴蒂,撩拨着,对着那骚逼吹着热气,老婆很敏感,身子一颤,道:「我的骚逼痒了……」
  听到老婆的话,我便暗暗发笑,我知道她不会拒绝的。随即,我便开始技巧性的舔舐老婆的骚逼,还有屁眼那裡。时间不大,老婆便扭动屁股主动求爱:「老公,快草我,我的骚逼痒了……」
  我抬起头来笑笑,把裤子褪了下来,腰身轻轻的一沉,只听老婆一声娇啼,大鸡吧已经操进了她的骚逼。
  我感觉到那紧凑而又温润的包裹,而老婆也感觉到了麻痒的快感。她的身子一阵颤抖,嘴裡发出销魂的嘤吟。荡人心魄的嘤吟声就如同是春药一般,我开始一阵勐草。老婆的喘息声、呻吟声交杂,越来越大。我知道岳母在厨房烧菜,裡面声音大,未必就能听到我们操逼的声音。所以,我也无所顾忌。
  随着那发自体内深处的如潮快感,老婆的迎合也越来越热情。最终,十分钟后,我们一起达到了高潮,大鸡吧射出浓烈的精液,全部喷洒在老婆的骚逼上。
  激情的喘息声渐渐平复,春色瀰漫了整个客厅。我们紧紧相拥,亲吻着、爱抚着、享受着那激情过后的馀韵。
  「讨厌,你就不怕被我妈发现?」完事后,老婆提起了内裤,弄好了裙子,脸蛋红扑扑的瞪了我一眼:「以后不许这样……」
  ……
  在我们草逼后,大约二十分钟,岳母打开厨房门喊我们进去端菜。岳母的厨艺的确不错,一桌子饭菜都很合我的胃口。席间,我们三人还喝了一瓶白酒,我喝了大约半斤,岳母三两,老婆二两。
  我们三人的酒量似乎都不怎么好,有点晕晕的。尤其是老婆,有些头疼,吃完了饭菜便去卧室休息了。我跟岳母在客厅说话。可能是因为酒精的原因,我看着美丽成熟的岳母,心裡有些痒痒,平日裡那些幻想过的操逼场景顷刻间在脑海中轮番浮现。我的目光不由自主地在岳母胸部扫视:「妈,你真美……」
  岳母闻言,愣了一下,有些脸红,随即又轻笑了一声,说道:「你啊,就是嘴巴甜,不过这些话,你留给给我女儿说就行了。妈妈老了……身材都走样了。」
  岳母说到这裡,脸蛋上的红晕更甚。
  「妈,真的,你不老。」酒壮人胆,我笑着说道:「你看你的身材真好,胸口大,屁股也翘……」
  「时候不早了,我也想休息去了——!」岳母似乎有些倦了,伸了个风情万种的懒腰后,对我轻声说道:「你也回房去吧……」
  不知道为什么。我心裡微微有些不捨,也有些不甘。只是我很清楚,她铁定是不喜欢我之前的话。我不该说胸和屁股。
  苦笑一声,我摇了摇头,赶紧走进卫生间想冲个冷水澡,冷静一下。在卫生间我却无意中发现了她的换下来的胸罩,内裤。那是一件紫色的蕾丝花边的三角内裤。我的手不由自主的拿起了那条内裤,神使鬼差的将其包裹在大鸡吧上,小腹处慾火升腾,那带有禁忌感觉的情慾那是再也压制不住。我用岳母的内裤进行了手淫,还把精液射在了内裤上。
  胡乱冲了个冷水澡,我赤身裸体走出卫生间。此刻,即使冷水澡冲了也没用,下面那玩意儿虽然连续两次射精,可依旧有些膨胀。我很清楚,正是那禁忌的狂想,让我的慾望一再膨胀。
  走进卧室,我打算和老婆再操一次,她跟岳母其实长地挺像的,大不了,我把她当成岳母好好的草一次。
  卧室没有开灯,光线很暗,不过我却能嗅到浓郁的女人香,很催情。借助窗户外的月光,我隐约能瞧到床上盖着被子的朦胧身影。那应该就是老婆。
  悄然摸到床边,我的手伸向了她的被子。老婆似乎睡熟了,没有任何地反应。
  鼻息依然平稳悠长。我抑压着有些紊乱的鼻息,大手抚上了她修长美腿,入手光滑如缎。手感极其的细腻。慢慢的,我的手滑向了老婆的骚逼,手指轻拨,挑逗。
  她的双腿不知不觉的动了一下,我能感觉道她的骚逼明显地湿润。她已经动情……
  心跳在加快,情慾勃发的我抓住了她的奶子。不知时不时喝醉酒后的错觉,我感觉那对奶子比平日裡大了一些。结实而富有弹性。但此时此刻,我哪会多想,嘴巴勐地就亲吻过去。
  睡梦中的老婆渐渐的有了反应,身子随着我的爱抚轻微的扭动着。随后,我亟不可待的将大鸡巴对准了骚逼,刺了进去,很容易就进去了,温暖而又湿热,感觉有些的异样。不过此刻我依旧没有考虑什么,大鸡吧继续勐草。
  突然,她醒了。那一刻,我意识到她想反抗。而我慾望正在勃发的时候,岂能容她推开我。大鸡吧加快了速度,一阵勐草。
  身下的女人娇喘着,气息紊乱的轻唤了一声:「是我……别这样……」也许有些紧张,她地声音微微有些含煳。
  声音不对,我心裡勐的一跳。被酒精刺激的头脑也清醒了许多。乖乖,我身下的女人居然是岳母。而我的大鸡吧此刻正在岳母的骚逼勐操。
  就在这时,身下的岳母打开了檯灯。我们彼此之间尴尬地看着对方。一时之间我有些手足无措。岳母脸蛋红红的,美眸裡的眼神有些迷离,有些羞意。
  「对不起,我以为是老婆,我想我可能走错房间了。」我急忙道歉。
  岳母眼神带羞的瞥了我一眼,脸蛋红得快出水。不知为什么她什么都没有说,只是闭上了眼睛。
  「妈……」我轻声叫了一声,可是岳母还是闭着眼睛。我似乎意识到了什么,伸手关了檯灯,大鸡吧再次操了起来。
  此刻,我已经知道身下是岳母,所以心情更是激动,大鸡吧似乎也大了一圈,将岳母那老骚逼顶得满满的。
  岳母轻声说道:「就这一次,我不会告诉我女儿……」
  我明白了岳母已经情动,守了十年的寡,一旦骚逼被草,那中销魂蚀骨的滋味根本不是她能拒绝的。况且,岳母一向是个聪明的女人,出了这样的事情,如果大喊大叫,后果对大家来说,都不好。倒不如,将错就错,享受一次。
  想通了其中的环节后,我便卖力的草起来。岳母起初还保持矜持,闭着嘴巴一声不吭,可后来,随着慾望的刺激,她开始呻吟起来。
  为了进一步刺激岳母,我把鸡巴抽出来,将她的身子翻过来,强行让她翘起屁股,嘴巴在骚逼,屁眼上舔舐。岳母似乎没有享受过这样的刺激,大屁股开始扭动。我的心情十分激动,左手中指插进阴道,右手继续揉搓屁眼。岳母不由自主的叫起来。
  我被她的呻吟声逗的心裡好痒,嘴巴再次在屁眼上舔了一阵,突发奇想,大鸡吧顶在了屁眼,在淫水的帮助下,居然刺了进去。岳母的屁眼比骚逼紧一些,不过我估计,岳父活着得时候,他应该操过岳母的屁眼。否则第一次是不会这么容易进去的。不管什么情况,我对岳母的屁眼都感兴趣。岳母的慾望也释放了出来,不时主动的前后抽送,并娇喘连连的发出叫床声。
  她的呻吟的声音越来越高亢:「好女婿,好儿子,干死我,干死妈妈的骚逼,骚屁眼………」
  闻言,我自然更加疯狂的抽送着。
  渐渐的,岳母她呻吟的声音也越来越高:「哦……使劲……快一点……」整个卧室裡几乎充满她的浪叫。
  她的臀部也一直扭个不停,我兴奋得从背后将她抱的紧紧的,直到精液射在岳母的肛门内,我才软趴趴的拥着岳母卧在床上。
  ……
  半夜我偷偷熘回去,跟老婆睡在一起。第二天是週六,我跟老婆都不上班。
  因为昨晚的疯狂,我睡到了十点才起床。老婆和岳母早就起来将房子收拾了,把早餐弄好。在餐厅我见到了岳母,她的脸色并没有异常,只是那眉宇之间多了几分红晕。我知道,那是因为她的骚逼接受了我大鸡吧的滋润。
  吃过早餐后,老婆告诉我,她和妈妈说好了,我们明天下午再回家。她一个人在家,挺孤单的。我点头同意了。
  中午吃过饭,我们原本打算三个人一起出去逛逛,谁知道老婆单位临时有事。
  她走后,房间就就剩我跟岳母。一时间,气氛似乎变得有些尴尬。
  「妈,昨晚的事情——!」我很想解释点什么。
  「不要说了,妈妈昨晚很快乐——!」不知为什么,岳母突然就流泪了:「十年了,我第一次那么的快乐。」
  我愣了一下,很难想像,岳父死去的十年时间裡,她居然都没有尝过大鸡吧的滋味。我有些同情这个美豔的岳母。
  「妈……对不起,这些年我跟老婆一直都忽略了你的幸福,不如你从新找一个老伴吧?」我建议道。
  「不要了——!」岳母幽幽叹息一声,道:「我想休息一会。」
  「妈——!」我突然鼓足了勇气,扑过去将岳母压在沙发上,大手开始抚摸她的奶子:「妈,女婿帮你,女婿让你舒服,从今天起,我就给你性福。」岳母半推半就,任凭我挑逗。几分钟后,她开始隔着裤子,搓揉我的睾丸和鸡巴。
  不知过了多久,我们已经赤裸就差在一起了。岳母骑在我头上,骚逼和屁眼不时操着我的嘴巴和鼻子。淫谁已经弄湿了我的脸颊:「好女婿,好儿子,快舔啊,舔妈妈的屁眼,舔死我这个骚逼……」很难想像,一向贤慧得岳母会是这么的骚浪。不过仔细想想也是想体会的,压抑了十年的慾望,一旦爆发,谁还能忍受。人性如此,慾望的闸门一旦开启,摆在眼前的便只有两条路,左边是地狱,右边也是地狱。
  舔了许久,岳母的骚逼痒地受不了了。她扭动了大屁股,对准了我的大鸡吧坐了下去,疯狂套弄。足足十分钟,我们一起高潮了。
  只是岳母似乎还不满足,突然就俯下身子伸出舌头轻轻的舔着我的龟头,甚至将那疲软的鸡巴含进口中。很快,大鸡吧再次变硬,岳母用手握着我的加班套弄着,嘴巴舔着我的睾丸和屁眼。我舒服得呻吟着。
  随后,我让岳母转过身来,将那大屁股对着我的脸,这样,我们便可以互相舔弄对方了。我的舌头在岳母的阴道,屁眼游走,弄得岳母淫水四溢。
  「快舔妈的骚逼,我要高潮……」岳母大声喊叫。我用鼻子顶进她的阴道内刺激。而岳母舔弄我的大鸡吧的速度也快了起来。终于,我们两个人忍不住一起射了。我躺着,她趴着,她的大屁股依旧压着我的脸。而我的鸡巴依旧在她的口中。
  ……
  随后的一天时间裡,我跟岳母只要有机会就操逼,舔比。屁眼裡更是射了几次精液。慾望的闸门一旦打开,便无法关闭了。我们都沉浸在禁忌乱伦的刺激中。
  就这样,我们的关係一直保持了一个月都没有被老婆发现。直到有一天的下午,我跟岳母操逼,她给岳母打电话,说话的时候,我大力草了一下,岳母忍不住呻吟一声被老婆听出了端倪。
  老婆以为岳母乱搞男女关係,前去兴师问罪。问急了,岳母便跟她哭诉,将我跟她操逼的事情全部抖搂出来。
  为了不伤害我跟老婆的感情,岳母将左右的责任都揽在自己身上。并且说是她对不起我们,她没脸见人,没脸见女儿。她打算变卖了房产离开这个城市。老婆自然不许。从那天起,我跟老婆陷入了冷战。一週后,也不知道老婆和岳母如何商议的,她居然带着岳母住进了我们家。而岳母那栋房子,以八十万的价格卖给了别人。
  当晚老婆结束了冷战跟我谈话。她告诉我,是她这个做女儿的太私自了,太不孝顺了,以为母亲有钱便可以幸福生活。她忽略了一个女人最基本的生理需求。
  她还跟我说,她不介意我跟岳母操逼。她妈妈就是我妈妈,她给不了的孝顺,就应该我去给。
  我沉默了许久,盯着老婆说道:「你放心,我会孝顺妈妈的,同时你也放心,我对你的爱绝对不变。」
  「去你的,你以为我会跟自己的妈妈吃醋——!」老婆瞪了我一眼,说道:「记住,这是我的最后底线,以后也不许跟别的女人操逼,有我们母女一起伺候着你,你就够了。」
  「嗯,够了——!」我急忙表态。
  那天晚上,在老婆大胆的提议下,我们一起睡觉。有老婆在,岳母似乎显得很害羞,早早鑽进被窝。
  我没有理会她,只是将老婆脱光,要她四肢屈跪床上。老婆随即将那臀部高高翘。粉色的屁眼和骚逼暴露无遗。可能是母亲在场的原因,老婆的骚逼已经出水了。
  我跪在她的背后,用双手轻抚着她的肥臀,亲吻着老婆的肥臀。双手抓着奶子,同时不断用舌头刺激屁眼和骚逼。在她春情勃发的时候,我挺身刺了进去。
  老婆纵情淫荡地前后扭晃肥臀迎合着,胴体不停的前后摆动,使得两颗丰硕肥大的乳房前后晃动着。她豔红樱桃小嘴频频发出令人销魂不已的娇啼声。
  「老公,好舒服啊,我要上天了,被你弄死了——!」老婆忘情地呻吟着。
  我只有抱住那香美的肥臀勇勐,啪啪的肉体击打声显得很清晰。她欢悦无比急促娇喘着:「老公,我不行了,要上天了,快一些。」她激动的大声叫嚷,毫不在乎自己的淫荡声音被母亲听到。
  十分钟后,她说:「我要洩身了,高了。」这时候,我的下体勐的感到有一股热浪袭来,今天老婆的高潮来的好勐。
  我的大鸡吧依旧雄风依旧。我过去将被子拉开,低头就亲向岳母的骚逼,这时候,在我和老婆的刺激下,她的骚逼早就痒了。才舔了一会她就有些难以忍受,我随即将岳母两腿分开,大鸡吧对准骚逼,一插到底。
  「哦……大鸡吧儿子,快点草,草你的岳母……」岳母的骚逼因被我的大肉棒所填满,发出一声无比诱人的呻吟。屁股向上微抬,配合我骚逼。大鸡吧被岳母骚逼包裹那一刹那,我很兴奋。岳母似乎也难以忍受,开始叫床。得呻吟不断。
  淫水不断流出,将我小腹与床上弄得一片狼藉。
  二十多分钟后,当她那滚烫的阴精喷在我敏感之极的龟头上,我终于再也无法忍受,将浓烈的精液射向了她的子宫内。
  休息了一会,老婆和岳母似乎意犹未尽,她们将我推到,岳母舔我的睾丸和鸡巴,老婆则一屁股坐在我头上,将那骚逼和屁股对准了我。
  「老公,爽死你今天——!」老婆扭动大屁股,将骚逼草我的嘴巴。而岳母也不是套弄,不是舔舐,甚至连我的屁股都不放过。终于,在老婆的阴精射向我嘴巴的时候,我的精液也射进了岳母口中。
  那一夜,是我今生最难忘的一夜。
  也就是从那天起,我们开始享尽齐人之福。


小洺上了学长的女友
双人房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