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影視 -  FBzip.Com

[人妻亂倫] 亲亲小小可怜

[複製鏈接]
[db:作者] 發表於 2021-1-11 16:38:57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林沐茵拖着整天在学校的疲惫身心回家,就想赶快见到她的亲亲小宝贝,那朱红厚实的小嘴……柔软饱满的胸乳……修长细白的美腿……都好像在在等着迎接她一样,她呵呵了两声脸上很快就挂上一张春风满面的笑脸。走进客厅,林沐茵就瞧见她的小亲亲坐在地毯上靠着桌子,手中拿着一件眼熟的制服正在仔细的研究……不,实质上是在很认真的缝纫衣服。「嗯?妳在干麻?」林沐茵放下包包,坐在她身后的沙发,然后抓了那件衣服翻了又翻,这不是学校的制服吗?难道……高裘抢回那制服,送她一眼不满,「缝釦子阿,点儿的制服坏了。」「哦……」林沐茵澹澹笑着,继续看那贤妻良母缝纫制服,眼睛突然闪过一亮,笑意越来越深浓,强烈到背对着她的高裘莫名打了个颤,停下针线,转头看了她一眼,那甜美的笑容霎时迷了高裘。对……除了林沐茵很容易分辨她跟高媛这神奇的地方之外,就是那张年轻的跟大学生没两样的甜美。可是那个应该要满是文学素质的大脑裡却充满了成人的内容,她搞不懂为什么这女人可以当老师?这不就是残害国家栋梁吗?万一她教坏学生怎么办?都还是一堆未成年孩子啊!「看什么呢?」林沐茵对她的目光感到满意,豪不客气的就在她嘴上行动,留下一吻,柔柔软软的,还有澹澹的薄荷甜味,一定是刚才她有吃自己最喜欢的薄荷糖。林沐茵又忍不住心动的舔了舔她的唇边,薄荷糖在口腔的香气席捲情蜜,高裘含在嘴裡的糖果就像催情剂一样的打转,被舌尖挑逗的一点一点融化。「唔……」深深的长吻让高裘蹙了眉,把糖果让给林沐茵后便很快的推开她,粉红了脸颊一边擦拭嘴边的银丝,骂道:「妳很土匪耶!干麻抢我的糖果!」愉快,满意,甜蜜挂满脸上的情绪,林沐茵无所谓的接受了她的指责,土匪、坏蛋、狼女、色魔……,一堆低贱的称呼都被骂过了,但实在是无所谓,还可以增加不少情趣,甚至爱死了她骂自己的时候,又羞又怒的表情实在是迷人,叫她无法不去努力的爱她的小亲亲。林沐茵笑吟吟的又想再来一次:「那环给妳嘛。」「走开啦!妳去洗澡!」高裘准没气死,羞怒的推开她的接近,再这样下去这缝一半的制服就不用继续了看着林沐茵离开视线,高裘才鬆了一口气,看着手中那件制服,她真不敢相信高媛到底是喝过林沐茵这头狼的血吗?居然这样对待她可爱的小点儿……高裘埋头继续把剩下两颗釦子逢上,要当她们的姊姊真不容易,都快要成妈了!林沐茵从浴室出来就闻到炒菜的香味,都笑弯了眉毛,此时此刻都只有幸福的味道。小女人啊她真的爱死了这女人,进的了厨房,又出的了厅堂,更重要的是……进了房间上了床又是不一样的姿态,如果再能早一点见到她的话,一定不会让她受伤的!「林沐茵,不要进厨房,去吹头髮。」高裘不喜欢厨房的油烟沾上林沐茵,而且才刚洗完澡,到时候又要在洗一次了。偏偏,一头狼忠心却不听话,巴巴的黏上高裘,「嗯嗯……好香……」林沐茵又是从她身后搂着腰,又是把头放在她的肩上,香味来自高裘身上的清幽,一股令人动容的情愫,在她们心上衍生。「林沐茵,妳这样我不方便!」高裘挣扎的左右摇摆,就是甩不掉她,还上下其手的,让高裘忍不住心烦到怒了声:「臭色魔!妳在乱摸我就搬回去住!」很可惜威胁在下一秒就整个气势都软弱掉了。高裘恨死自己每次只被她一个亲吻或是触碰到敏感点就失了力,只能虚弱的阻挡那支魔爪在她的衣服裡面乱来,说话都变的如此虚弱:「林沐茵……我还在煮东西,不要现在……」林沐茵伸着手就关掉在高裘前方火炉,一边轻吻了她耳廓,细声蛊惑道:「这样就不怕了,亲爱的……都硬了呢……」伸进衣服内的手掌直接蔓延到那敏感的乳尖,刺激搓揉着硬起的小石子,酥麻的快感窜流到脑裡,高裘轻吐着浓慾的气息,一边求饶道:「茵……晚点好吗,先吃饭……唔……」光是被林沐茵玩弄着乳头就快叫她腿软,双手支撑在料理台上。「诱人的小宝贝,谁叫妳穿围裙这么性感……让我在后面爱妳好吗……」高裘来不及阻止,休閒棉质的短裤就已经被拉下了,一阵清凉的风吹上肌肤,脸颊一下火热起来,娇吟吟的骂道:「妳这个色狼女,不要在这裡啦!」林沐茵则笑淫淫的从身后抱着她,一隻手掐弄着胸乳上的小果粒,另隻手则往下深入私处的薄小布料内爱抚,再用催情的言语在她敏感点之一的耳畔挑逗着她:「湿的很快,我现在就要吃了妳。」热气一吹,把高裘的理智都被吹散了。「唔……」身体微颤的反应让林沐茵勾起嘴角,不断的在那三点敏感带挑起她的情慾,手指更是卖力的在那湿濡一片的花丛中掐捏着凸起的小花蒂,「啊……嗯……」扭动的蛮腰,高裘娇涩的喘息声环绕在耳边,整个厨房。看着高裘在自己怀裡兴奋的扭动着,林沐茵讪讪笑着,「好激动,是不是快要了……」「啊……茵!」激浪一波又一波打入脑海,只剩茫茫一片空白。一边感受到胸乳上的蓓蕾被刺激着有些疼,林沐茵带给她太多的快感,让她险些承受不住,呻吟着:「不……停,快停下……嗯……」「还不行……宝贝……我要让妳快乐……」林沐茵更加狂暴的刮弄着湿濡的珍珠粒,挤压,旋转的爱抚,要让爱人享受更多的激情。「啊啊……太多了…不……茵─茵─求妳…停…嗯……啊──」一语断落,软了脚的高裘已经是躺在她怀裡达到阴蒂的高潮,潮红的脸蛋不断喘息着,脑袋轻飘飘的,连休息的时间都来不及,迷濛中听见柔情好听的声音在耳边催眠着她:「亲爱的,扶好桌子,屁股翘出来一点。」林沐茵让她趴在料理台上,弯下腰摆出臀部,受诱惑的高裘顺从了,情潮尚未退去又即将来一波。脱下那碍事的粉红布料,光泽的爱液早氾滥一片,林沐茵难掩兴奋的挤入一指在密合的唇肉缝中抚弄,敏感的身体退不去的炙热,温暖了那细长的手指,挑逗,寻找,在溼滑足够的滋润下,一根手指早就在花穴小口打转,缓慢的来来回回摩擦。「腿张开一点……」林沐茵充满炙热目光灼热了心跳,高裘按耐不住那份渴望的张开双腿,下一秒就突然的感到有东西冲入,引起一阵颤慄……「啊……」高裘羞涩了脸埋在双臂之中,被这样注视着那里,淫水汲汲羞耻的流下腿间,一根手指就这么抽插着,又旋转,不断的挑逗花迳内上下鑽动,「嗯……嗯……」呻吟闷哼着规律摆动,忽然抽出了手指,内壁收缩着感到空盪,高裘像是鬆了一口气,又扭着臀带着不解的转头询问,「怎么……呜!……」话说了一半的突然蹙紧了眉头,「妳这坏蛋……」高裘娇羞斥怒,彷彿听见她坏心的笑声,两根手指又进去的好突然,让她感到一点的疼痛跟肿胀。「好紧呐,我两根小手指被妳夹的好紧……」林沐茵几乎是满意的用两根手指轻轻刮蹭内壁,「舒服吗?」手指缓慢的抽动着,手指都沾满了爱液,顺利的进出自由,感受着爱人在这段飘盪的快乐中那份颤抖…「告诉我,妳喜不喜欢,喜不喜欢我这样爱妳?」林沐茵的手指在那蜜穴进进出出,来回兜转,每一下都具有魔力似的引起高裘颤抖,娇娇吟吟,「嗯……妳坏……啊……」高裘突然感到花迳酸软酥麻……林沐茵眼眸闪烁着光芒,扶着她圆滑的屁股,手指再内壁疯狂戳弄,在旋转,刮蹭着。「啊……慢一点,嗯……啊…要,不要……啊……」纤细的腰扭动如蛇,高裘已经语无伦次,颤抖着沉浸在这场暴风之中……「嗯?什么呢?」两指更用力的陷入最深处,林沐茵兴奋的等着爱人即将来的高潮,爱抚、颤抖。「啊──茵、茵、要,要,要到───嗯……」就在高裘要达到高峰时,那魔力的手指抽离。腿间袭捲过冰凉的空气,空空荡荡。林沐茵起身紧紧抱扶着几乎娇软的爱人,一边聆听那哽咽低鸣的喘息。心跳尚未平复,感受着对方残馀的热气,互相纠缠摩擦。浓浓的情蜜感染了所有的思维,「小亲亲……我爱死妳了,妳好棒。」林沐茵好满意这样被爱的她,可爱的迷人,最真实的存在……「臭淫魔,我好讨厌妳!」潮红的脸蛋谩骂着……「讨厌?不是啊,妳的反应告诉我妳好爱呢,身体是最诚实的。」地上那一片高潮后的证据,是享受与挚爱的表现,林沐茵又亲了亲她红润脸颊,又一边伸进衣服内轻轻在蓓蕾上打转,掌握着那大小合手胸乳。高裘轻抽了一口气,一下子恢复理智的想挣脱怀抱。可却被?的越紧,高裘双手抵着她的力量不及她双手环抱自己的力量,看见那坏坏又甜心的笑容,心惊又羞怒道:「妳不要碰我,放开!」「不放,妳只能留在这裡,哪裡都不能去!」留下一言,香甜唇舌又附送上去,侵略性的霸道,差点让高裘没了呼吸,喘了三五口气又再次被索求……故意的!她都忘了这女人很会记仇,一时的气话都不能威胁……「林……林沐茵!!够了!!」高裘狠狠的咬了她一下,才停止她的报复行动,只见林沐茵舔了舔被咬疼的地方,哼哼得意着「知错了吗?」「我……我都还没生气!爱记仇!」高裘推开她,一边脱下围裙丢到她身上,「把厨房整理乾淨!不然……」高裘顿了顿,将离家的威胁改口道:「不然我不给妳做饭了!」娇气的凶巴巴,看在林沐茵眼裡是一点说服力都没有,可脸上尽


老公救我~ 他要插进来了
美女淫乱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